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列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保安公司有多神秘?——「民恶其上」的一个经典案例   

2015-01-30 11:48: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通过日常关注的《网易·新闻》知道了中国中央电视台做了一档节目,专门还原周秀云被太原警察打死一事。此事诱因并非起于讨薪算是新闻的一大看点,但是,我对网易的文字转载还有两个问题需要问:

        第一,发生保安与打工者纠纷的工地是国有建筑企业的工地,这个国有性质在警察心理上是不是就地位优于老百姓?而不管事情发生之初,谁有理谁没理,警察的一句「欠收拾」很有挖掘意义,可惜央视(被部分百姓叫做祸国殃民的电视,简化为「殃视」)没有这么做。

 第二,保安人员与后来的刑事案件无关,理当受到隐私保护,殃视称保安人员为小马并止称保安队长职务而不涉及其姓氏也是正确的。但是,保安公司却不能有此隐私权,作为一个公开运行机构,它叫什么?为什么不能再殃视节目里公开?

按着个人经验而论,我认为这家保安公司与当地公安局有关系,递进而言,殃视的采访已经设定保护当地公安局「隐私」的前提。直白地说,殃视这次采访貌似公正,实则是伤害百姓,蒙蔽公众。

二十年前,我接触过一家保安公司,它是公安局的第三产业,总经理也是在公安系统受了处分而转岗任职的。后来或者说于今,虽然保安公司不再是公安局的三产,至少不完全是,但作为特种行业其首先置于公安局的管理下仍是不争的事实。普通行当如经营文具的规模店铺在管理认知上,它先认可工商局,执照第一。特种行业如保安公司在管理认知上,它先认公安局,许可第一。保安公司与公安局的「亲密关系」虽不能调侃为「地球人都知道」,但凡知道中国公权力文化之皮毛的人都会知道这一点。这与桑拿浴行业与公安局关系的密切没有任何本质性的区别。

没必要揪住公安局不放,关键还是殃视做的技术活儿。一则还原事实的新闻无形中推出一家神秘至极的保安公司。我不是新闻从业人员,能够操作博客这种自媒体也不是要从腐恶的新闻业分羹,能够向社会展现分析思路足够了。看了《网易·新闻》转刊殃视消息的文字,对其最后一句颇有感慨。其曰:「公民如何守法,警察如何执法,这一事件是一个深刻的警示。」 如果勉强说句废话,还要在这句话之后添一句:「殃视如何说实话。」说到具体事件,在周秀云这个事情,殃视无疑是在侮辱死者,是在藐视公众智性。保安公司名称何以如此神秘?该保安公司与当地公安局又是何种关系,以及谁能进行全面揭秘?凡此等等。

周秀云事件当然是一场社会悲剧,也是老百姓仇官情绪的代价。但是,仇官情绪没有什么可耻的,因为整个公权力体系已经败坏无遗,如果百姓连点情绪都不能发泄了,那这个国度真就不是人的国度了。连兔子的都不是,因为兔子急了还咬人,还可以本能地表示一下不满。中国的仇官情绪也非今日之新现象,从历史方面看,是一种传统。最早的记载可以追溯到《国语》和《春秋左传》。前者之<周语>有云「且谚曰:兽憎其网,民恶其上」,后者<成公十五年>有曰「盗憎主人,民恶其上」。两种文献里面表现出的发言者(周大夫单襄公与晋大夫伯宗之妻)对底层的憎恨无须多论,可以看得出民仇官与官仇民是共生想象。这种互相仇恨在今天,在周秀云事件上经典复现。

 殃视提醒「公民如何守法」其实是在重复单襄公与伯宗之妻的观点,是对「民恶其上」的反感与惊惧。在殃视眼里,周秀云还有她的丈夫、儿子以及她这一方的打工者是可以比作兽的,是可以指为盗的。殃视继续喋喋不休且貌似公正地伤害底层社会,将是现统治体系「不日而亡」的一个基本诱因。因为我们且不论他们的伤害技巧有多高,仅仅看他们那里潜规则流行,必然会疑问之——这样肮脏无伦的地方能够产生公正的判断吗?

 神秘的保安公司为什么神秘?

 殃视的节目从采访到制作是否拿了保安公司的钱?是否接受了当地公安局的协调?都是谜团的一部分。

 至于上面涉及到的「民恶其上」之历史传统也不是我们的先民天生刁顽,恰恰相反,是统治体系贪得无厌所导致。春秋时期的齐国名相、大改革家晏子注意到了这一点,尽管他使用「民人痛疾」替代了「民恶其上」。晏子看到的事实是:「民参其力,二入于公,而衣食其一。公聚朽蠹,而三老冻馁。」

 老百姓三分力气(延伸为收入)被公权力体系拿走二分,剩下的一分勉强维持活命;公权力体系聚敛的东西都因不能及时使用而朽坏了,但年老体弱的民众则穿不暖、吃不饱。如此情形,还不让老百姓发口怨气,还不让老百姓有点情绪,那样国度只能是畜生的国度,甚至连畜生都不如!

 晏子之说是否有夸张成分,今已无法考证,但其指出的社会现象是基本真实的。今天,公权力体系一些人在大讲特讲回归传统,此种看似热情的选择实在是基于无知,因为他们根本没能力分清哪些传统是有益的而哪些是无益的。殃视之训公民「如何守法」不恰恰是坏传统的复现吗?尽管表面看起来或听起来没什么错误,而实质上是以人民为寇仇,兽化之、盗化之,而保护违法犯罪的公安机构,也保护后者的利益同盟保安公司。

 无论周秀云本人还是他的儿子王奎林、丈夫王友志,乃至于被警察指为「欠收拾」的李康,他们为何对保安那么不依不饶?——这是个疑问,但至少也是「民恶其上」的一个反应。

       没必要从道德上完全袒护还活着的李康等人,但是,李康们肯定知道保安公司的底细。那么,在这篇博文里不妨赌一把:看看有没有新闻媒体敢采访周秀云事件起端的保安公司?可以肯定地说,这是一个「地球人都知道」故事——没有人敢那样,因为殃视在前已经封顶。
  评论这张
 
阅读(67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