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老蔡来访记——乡镇政权操纵农村选举掠影  

2015-01-08 16:51: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蔡者,我二外甥的岳父也。通过他姑爷跟我约好,见面谈事【见本博短期封面】。谈事即咨询我后,我决定代他写一封致本市党政机构的信函,以他的名义反映他们村子的选举舞弊问题。信通过挂号形式寄的,还有一份同样的材料,他将很快递给镇政府。老蔡仔细阅读我代撰文件后,完全认可,签上了他自己的名字。

      他反映的问题大体是:第一,有人强行代表他,未经他以及它所在的村民小组推选,就当了他那一片儿的小组长;第二,有户口早已通过到城市接班而转出去的人,如今将党员关系转了回来,想通过选举当他们村的党支部书记。现在,从选举层面,村民小组推选的代表选举出村民代表会议主席,这个主席自然而然就成了党支部书记。

       老蔡一不想让从城市回来的党员当支书,因为后者户口没在本村,没资格当村民代表会议的主席;二不想受有人硬按给他未选举的村民小组长做最小领导的窝囊气,并且那个被硬按上的人从来就没在他那一片里过。

 从法律角度讲,村委会组织法第十条有明确规定,村民小组组长由所在小组推举产生。这样,村上硬按一个小组长到老蔡那片去显然是非法的,整个村民代表选举也就不合程序啦。但是,这些均不重要,我相信市里党政机关(收信人是市委办公室)收到老蔡署名的信件会有反应。令我震惊的是老蔡描述的两位镇干部的态度:

      其一,到他们村监督选举的镇干部对老蔡问选举的所以然,极不耐烦,没做任何政策解释,就顶了老蔡一句:「你可以选自个。」  

      选自个,干什么,老蔡很蒙。选举都发生了,他还不知道是党支部选举或村委会选举,而且老蔡还是党员。到了我这里,说了一会子,我也没听明白,就让我二外甥给他在某个村当支书的朋友打手机问究竟是选什么。问完,才知道是村民小组组长选举村民代表会议,村民代表会议选出来的主席将出任村支书。

      其二,老蔡在弄不明白怎样选、选什么的情况下,给包村的镇干部打电话。对方手机开着,就是不接。老蔡找到镇上,问片长刘某所在,有人说去市里开会了。

      这里所说的片长之「片儿」与刚才说的村民小组那样的片儿不一样,镇干部包片儿是管几个村。老蔡所在的村与我老家的村子属于一个镇上的一个片儿。

       北京高层力倡改革,更认为今年是改革的关键年,但是,下边还是习惯于选举舞弊。习近平所说的让人民真正享有民主权力,不说完全泡汤,至少也是大打折扣。还有,乡镇级政权实在不该要了,运行成本太高——与村里的既得利益者勾结起来,克扣村民已经是基本生存方式,有的乡镇连国拨抗旱款都敢吃。国家拨一块一亩,他们最多给村民四毛一亩。正是由于乡镇的盘剥式生存方式既定,乡镇层面才要操纵村里的选举。因为一旦不利于他们的村班子上台,要倒后账,那就麻烦大了。

       我没有先入为主地说老蔡所在村子的班子就和镇上勾结了,吞钱了,但就是老蔡不来找我,我也知道他们村已经有好几年(至少这一届村委会)没公布过账目。根据我做社会学考察的结果看:全中国已经有百分之七十的村班子瘫痪,勉强运行的也就百分之二十,真正规矩的连百分之十都达不到。老蔡这个村子,尽管很差了,在我的分类里面是属于百分之二十那类。村民没有自主的选举权利,仍然是中国民主进程的最大障碍,也是习李新政或将失败的巨大暗礁。

————————

附:老蔡信件,即他口述而我代写的。【我和里面的任何被涉及的老蔡以外的人既无以往利害冲突,也没有认识的可能,但是为了避免损害个人隐私权,在附件中都以字母代替人名,电话号码也做「技术处理」。如果说发到博客上还有什么「政治目的」,那就是希望:第一,泊头市委、市政府及时介入,调查,并给老蔡一个说法;第二,希望监督我博客的「北京眼睛」,尽快把这个案例报给中央改革办公室,分析农村选举情势并作出政策建议。我的看法是——村民代表会议选村代会主席可以,但村代会主席必然地是支部书记,违反宪法——党权侵犯选举权。】

 

关于郝村镇辛庄村村民代表会议选举

舞弊行为致市委、市政府意见函

中共泊头市委,

泊头市人民政府:

我是郝村镇辛庄村村民蔡秀忠,中共党员,一九五七年生人(身份证:132902195709233879)。现就辛庄村村民代表会议选举问题向市委、市政府反映。

二〇一五年一月七日上午,九时许,我村村民、现任村委会会计Z(男)到我家,告知我:他(Z)是我家所在「这一片的村民小组长」。他自行宣布为村民小组长,是为了强行代表我们「这一片」参加村民代表会议选举,参加村民代表会议选举是为让户口不在辛庄但党员关系迁回我村的H(男)当上村民代表会议主席。

按照现在的村行政与党组织关系,当选为村民代表会议主席,就当然地是所在村党支部书记。

对于以上情况,我的意见是:

第一,Z自行宣布为我们「这一片的村民小组长」,是违法的,当然也无效。国家颁布的村委会选举法第十条规定「小组长由村民小组会议推选」,但是我家所在的村民小组并未推举Z,是他自己挨门挨户自行宣布的。

第二,依照以往传统划片儿即村民小组习惯性划分,Z并不在我家所在的「这一片」。

第三,H出生于辛庄,但早年到廊坊市接其祖父工人的班,户口也随即迁出。他没有我村(辛庄)户口,当然地不具备村民资格,即没有各类村民组织中的选举与被选举资格。

第四,在Z任村委会会计的这届村委会任内,存在着严重的村务不公开情况——敛钱修道、修井,镇上向村里拨款,都没有最粗略的情况说明。这里面不排除镇上有关人员与村委会侵吞的可能,因此,在市委、市政府反映选举舞弊的同时,也恳请市委、市政府彻查辛庄村财务,向村民亮出明白账。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我致信市委、市政府也是无奈之举。在此之前,我向镇政府到村的工作人员(不知姓名)反映情况,该人不做任何政策解释,只顶了我一句“你选你个人也行”。还有,我已经数次给镇政府包片负责人刘X国打手机(139XXX25006),刘X国都不接听。

此致

 

盼复(要求书面答复)

                               

反映人(签字):

                          

 二〇一五年一月八日,下午。

抄送(面交):郝村镇政府办公室

   

  评论这张
 
阅读(1064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