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衣锦时刻,永远的弱势心理  

2015-03-20 09:25: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小伙子愤怒至极,觉得自己与家人尤其母亲都被耍了,挥刀砍死自己的女友。他的女友前途无量,在弱势群体看来更是如此,而他本人从被作为青涩恋人的今日女友以型男待之,变成了不折不扣的屌丝。如此,身份差距,预期之迥异,就不可避免地产生。

预期之迥异一定导致旧有重要关系的破裂吗?

在中国社会,此种概率非常之大。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性时间里仍然如此。作为一个励志社会,或者说社会还处于成功稀缺的阶段里,多数弱势期望衣锦时刻的发生。简单一点的,做小生意弄得不错了,买一部上档次的私家车回乡过年;复杂一点的,自己做出点前景,就要甩掉昔日必依而今当去的关系。被砍死的那位所谓前途无量的女子显然属于后者。

如果任何关乎生命的问题能够假设,惨案的两位当事者的所有关系人都会劝两个孩子想开点,尤其对那位「凶手」。文雅一点的是,既然你爱她,就给她一个选择更好生活的机会吧。粗俗一点的是,三条腿的蛤蟆没有,两条腿的人有的是。粗俗也罢,文雅也好。中国的传统里面的崇拜权力、渴望成功,比任何一个马克斯·韦伯意义上的资本主义兴起之社会,要强烈的一万倍。凝练韦伯理论,经典的资本主义社会之个人成功,有神学依托,所谓荣神益人:我成功了,作为信徒,我给神增加了荣耀,这也是因信仰而换来的利益;我成功了,不只是我个人的事情,我做成功了商业(比如一家大企业),也给别人带来了好处(大企业会提供大量就业机会)。

中国是没有信仰的资本主义,赵晓教授写下关于有教堂的市场经济与没有教堂的市场经济对比之文章,甚至遭到了「非公知」们的嘲弄。不过,信仰是分层次的,这是毫无疑问的。大家忘了唐骏,唐骏仅仅因野鸡大学学位也不算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但是,他的成功从可以复制变成了可以复印。还有多少成功可以复印?没法测量。有多少个衣锦时刻的想法,就有多少复印的可能。

我不想让那位失去生命的女孩子被文字羞辱,不过,她是衣锦时刻的受害人之一无疑。我不想说「凶手」有多少罪,只是希望他若能免于一死,在以后的人生历程中,一定慢慢思索成功的真实含义。你得到一个你认为连你自己也可以展示的衣锦时刻,没多少意义;你放弃一个附丽于他人乃至自己争取的衣锦时刻,或许更有意义。

弱势渴望成功,女人是社会学的弱势,比男人更渴望成功。男人有衣锦时刻的追求,女人的追求更加强烈。

衣锦时刻,不只是基于经典的刘邦从无赖到皇帝之表面炫耀,更多的是心理满足。许多人嘲笑乃至痛恨权势女人的通奸,其实大可不必,男人需要在性上被承认,并以消费的更多而表现;女人同样如此,在性消费上增扩也即被承认,是她们在心理上与男人平等的自订标志。在我看来,贪腐之行为固然应当受到惩处,但大肆渲染女官员通奸实在没有必要。我认为使用「通奸」这个词本身就是心理不健康的表现!在利益关涉之外,一个人若不能自由支配自己的身体,一切附带责任都没有意义。在这一点上,我也同情那位被称为或有(怀疑)外遇的未婚女孩。

人因环境变化而产生社会关系因素变化,是正常人的表现,尽管里面弱势成分几乎没法掩盖。二十年前,一对已经在生意上成功的夫妇问我:现在自己有钱了,反而从心理觉得与极为密切的亲情疏远了,有些人有困难也不愿跟他们张嘴。我答之曰:一个穷人的成功,是对一万个穷人的心理压力。该对夫妇问我何以如此看待。我答之曰:从我成功发表第一篇论文起,就成了一些至交的「仇人」,所以,我也没必要去维护去勉强旧日关系,但绝不以成就来主动伤害别人,尽管我不可能完全从衣锦时刻里脱魅。

十年前,有一位关系人问我:为何朋友的孩子考上大学第一年回来还和他们吃顿饭,第二年就没了,第三年就像不认识了。我答曰:看看你闺女高中搞的对象到大学还能保持与否,就明白了。曾几何,该关系人为女儿上高中搞对象闹得乌烟瘴气,生怕女儿把精力分散了,考不上大学。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向我诉苦当然也是请我做心理咨询的人是否转变了人生态度。转变不转变,也几乎跟我没关系了。我想说的是:多数人是弱势,是弱势的原因是活得虚伪,虚伪的表现之一就是强烈的衣锦时刻之追求。再拿唐骏垫牙一次。唐骏在同龄人里面不能不算成功,在穷人出身的环境里更算巨大成功,但是他的成功从可以复制到可以复印,其悲剧性超过了砍死女友的小伙子。

一个弱势心理凝固的社会,弱势渴望成功,渴望衣锦时刻,与他们的心理弱势即虚伪构成了自我循环。卖淫现象是个经典。尽管我从社会学方面不赞成把卖淫定为非法,因为它属于人支配自己身体之自由的一部分,但是,在获取经济成功方面,卖淫作为途径却值得有头脑的人深思。在经济下行的当下,网络上的该类变幻面目的广告比原来多了,看看我的博客消息通知里,也可做调查分析——带有色诱性质的访问与关注在算术级别上增长。不过,我没有在信息反馈上「举报」过任何一个,也没拉黑过任何一个。在我的道德逻辑中,这些人比「非公知」要好得多。经济下行中卖淫年龄的低端化,是大家可以在逻辑上接受的。另一端,卖淫年龄的高龄化(四十岁以上从业)伴之低价化,越来越强烈地给衣锦时刻做出诠释。简单地说,我们这个社会渴望成功,而不计较成功的路径。

衣锦时刻由卖淫年龄来做诠释,更好理解;由社会地位变化做诠释,理论一些;由雾霾来做诠释,或许有些调侃,但没有比它更贴近得了。中国今日雾霾之甚,与传统俚俗「笑贫不笑娼」,没有任何差别。

 

 

  评论这张
 
阅读(39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