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八三三的半日饺子工——再次推荐颜之推《涉务》一文  

2015-03-04 13:42: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历史看点:西晋政治破产,贵族东渡,过江后,娇骄之态不改。种地干不了,当官干不了,馋吃懒做,不锻炼身体,怕冷怕热,到发生变乱时,连逃跑都成了问题,所谓“坐死仓猝者,往往而然”。】  

 

拙荆今年虚岁五十,头发白了一多半,但面容红润(从来不使用化妆品,也不做美容),声音依然清丽。这应该是她作为南方人的特质而致。她出生于浙江丽水,长成于河北泊头。由于面容与发色的差别,有旧相识开她的玩笑:八十岁的头发,三十岁的脸盘,三岁的声音。为此,她得意了好长一段时间。我说:你叫代号算了,八三三吧!

八三三在我们熟人范围内是典型的能受苦的人,也非常有耐性。比如说,花了三年多的时间绣完一幅《清明上河图》,二十二米,现在也在寻找买家。在八三三与我三十年的婚姻中,她基本是全职太太,打过两次工:一次是到一家抽纱厂做合同工,计划经济年代能弄上合同工不得了,那次干了不到一年,算了;第二次是四年前,她嫌我批评她不搞家庭卫生,一生气,自己到一家打印社打工了(因为她有给我做打字员的基础),干了一个月,不干了。她说老板总是支使人。

 绣完《清明上河图》,一时间卖不出去,她想打份工挣点钱。我不反对,因为近几个月,我担起了大部分家务。只有一个活儿必须她协理——我洗完衣服,她晾晒,晾衣竿子高,我个子矮,比较麻烦,她比我高,方便。收衣服时,也是以她为主,除非我打球去之前自己拿晒着的袜子。

离我们家大约一百米左右的地方,有一家品牌饺子店,贴出广告要招工,服务员两千二,饺子工两千。她去面试饺子工之前,粗略算了一番,全家四口人,三个人挣钱,儿子开车名义是三千,加上我的稿费收入,一月超万了,前景太好了。怀着“超万”的憧憬,她去了。人家不问姓名,不看身份证,不给工资,试干三天,管两顿饭。

干了半天,回来后,问我:下午是否还去?

我说:完全取决于你的愿望,我一直说“给你所爱的人自由嘛”(其实,这是泰戈尔的诗句)。

她说:不去了。一来,管饭的质量太差,一闻就是腥油(我们小地方的猪油称谓)熬的菜,吃不下去;二来,三天后很可能是白干,因为她看到两个与她年龄相当的人正干到三天上,被告知使用不合格。

“这不是巧使唤人吗?!”她有些打抱不平。

以我的经验看,巧使唤有可能。一拨顶着一拨走,三天下来,试用的等于干活吃饭,工资免谈,就像嫌疑犯在看守所的“适量劳动”。还有,我举了我二外甥开大货车的例子:老板招他去,工资给不全,还得干超载;超载被查后,扣司机的驾驶本子,老板表面上去给交涉,实际上撒手不管,而后再雇一个;补本子,还有违章罚款,打工司机自己缴纳,人家老板不管。如此下去,资本优势尽显,而弱势的打工者有苦难言——本子被扣后,交警交给自己的关系人做套证,出一大串违章记录,拿套证的人不交罚款,被套的人不但没有本子不敢开车,还得替别人交罚款。对于我二外甥还有救的是,有我这个唯一舅爷出面交涉,迫使省公安厅交管局作出补证、不罚款即清除全部违章记录的决定。而当有人告诉我河北交管局的某副职被查处,我觉得一点也不奇怪。

没有被辞退者跟那家品牌饺子店打官司(试用期不给工资,违法),要三天工资及人格侵害的赔偿,但如同交警和大货车主人一样,资本(权力)优势是在吃弱势群体的血汗。那家品牌饺子,也是血汗饺子。我试着跟拙荆说,咱们换个身份,我请你吃饺子去(我们此前去过几次),你做顾客而不是雇员。她说:太缺德了,给我钱,我也不去吃,那都是傻人的血汗呀!

这篇博文不是诋毁那家品牌饺子店,因为这种现象在中国太正常。弱势不懂程序又“贪图”好机会,就难免上当了。当然,我也不是说弱势上当“活该”,而是说:个人自治是根本出路,比方说锻炼身体一项。锻炼好了,不但自己身心愉悦,连家人也跟着沾光,少受伺候、医疗开销之累。

说来说去,我跟八三三讲的还是锻炼身体问题。她有时候在家锻炼(学郑多燕体操,也练出大汗),有时候我陪她跑步,但没有持续下来,就像许多学习不好的孩子做作业的样子。最直观的是,家里体重秤,称十次,她有八次不满意自己。呵呵!两口子开玩笑,我说她“有雄心,没壮志”。她一准的托词是,全世界也没有几个像我那样有毅力的,把锻炼看成生命的一部分(在监狱还练拳击与跳绳)。

八三三干了半日饺子工,右手上还磨起了一个半个蚕豆大小的燎泡。躺了一下午还说浑身酸痛,发烧,在卧床前还让我给在友胳膊肘上下分别贴了风湿膏。晚上,都不愿出来吃饭,怕两个孩子开她的玩笑。她出去试用后,我和儿子吃早餐(家里一般是九点才吃早餐,女儿继续睡懒觉),儿子担心他妈妈受不了劳作之苦,我则说:“大体跟你二哥那个样子,闹个扣本子没人管的结果。你想啊,现在资本回报率要求这么高,一个饺子工那么低端的工作月工资两千还管饭,对她这样中年妇女,天方夜谭嘛!”不过,我嘱咐儿子千万别拿我作为经济学家这一套来说服他妈妈。

八三三还没回来之际,中午我有预约饭局,得去(这是新年期间的第三次应付)。饭局五人,其中一位是我的关系人的合作商,山东外贸的一位经理人员。席间,我主要是和他谈话,谈的是进出口以及东亚劳动力转移问题。他抱怨说最低工资规定是害人的,极大地增加了厂商的出口成本。我同意他的说法,但告诉他:中国资本回报率要求畸型才是最主要的原因——实体做规模靠借贷,借贷利率高得离谱(最一般也要分割实体毛利的百分之六十,没有商业理性),实体就要靠血汗工资制来盘剥劳动者。我不是什么神机妙算,而是靠经济学研究来支持自己的说法。我没有向山东的客人夸耀自己的成就,倒是我送给我的关系人一本著作(在家签好名,到饭局上递给)做了资格证明,当然,也给我的关系人增色不少。不过,我在饭局上也声明不再介入他的财产诉讼案件以及与之相干的举报。

人的理性是有限的。这关乎信仰,像我这样的底层社会“精英”之所以相信上帝即有自己坚固信仰,本质上也是出于对人的理性有限的认知乃至于恐惧。由于知道自己理性有限,就要实现基本自治,难以做到的是影响八三三。晚上,陪着疲惫的她躺着时,我给她讲了南北朝时期的颜之推一篇文章。大文人,很琐碎,讲得几乎全是人生道理,尽管是通过人生道理来推及政治治理。文章说西晋政治破产,贵(士)族东渡,过江后,娇骄之态不改。种地干不了,当官干不了,馋吃懒做,不锻炼身体,怕冷怕热,到发生变乱时,连逃跑都成了问题,所谓“坐死仓猝者,往往而然”。八三三半懂不懂,至少没有反对。

我不是盼着天下大乱,也不盼自己这样的底层“精英”像西晋士族那样仓皇出逃,而是从最基本的个人自治原则上教导家人,还有那些愿意接受我的思想并为一个美好社会做准备的有志者:实现了个人自治才能实现自我满意的生活,进而对社会有所贡献。还有,“坐死仓猝”的社会情形并不因为多数人的良好愿望而不发生,这也是人的理性有限的一个巨大难题。从艺术上讲,“坐死仓猝”作为理性难题,也是西方大片屡有灾难题材的基本原因。比如《二零一二》,尽管它并未实际发生;再比如水灌伦敦,不过,我忘了片名。

西方艺术固然好,但它不是没有中国文化的映射之可能,颜之推《涉务》可以算做经典啦。按着个人计划,到我的孙辈(现在还没有)成长起来,我给他们讲家学,开篇就是《涉务》,而后是欧美电影。他们的奶奶或(和)姥姥八三三的半日饺子工,则是必读的辅助材料。哈哈,哈哈!

  评论这张
 
阅读(54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