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学术总是强于特务——关于制度伦理的思考【七】  

2015-04-10 11:24: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言:中情局迷恋细节

   国际政治学界有一个未解的难题:对于前苏联的崩溃,美国中央情报局预测到了没有。肯定者信誓旦旦,说中情局一手策划了前苏联解体;否定者称中情局没有传说的那么神,不但没能预测前苏联解体,更未能预测一九九七年的亚洲金融危机。

肯定者多以俄罗斯专家学者为主,但他们并非是为了学术,而是要给美国人记一笔历史债务。不管什么时候偿还,这账是免不了的。所以,美国爆发金融危机后,有俄罗斯预测学专家说美国很快会解体。美国解体不是不能说的禁忌。比如说,夏威夷内部有独立诉求;再比如说,美国南部的美墨边境地带出现完全墨西哥化也有可能,乃至于未来成为一大独立区域。虽然有此地缘政治学已经关注的问题,但是俄专家预言美国解体的「很快」是气话无疑。

否定中情局预测前苏联解体且没有发挥阴谋作用的学者多来自美国,他们自我反省之处是特工们对情报细节近乎迷恋,以至于不再有能力判断大局、大战略走向。不说情报学本身的学术价值,只说一个逻辑问题,其结论是超宏观的学术关注比投入巨资的情报工作要重要百倍,尽管情报事务暨活动不能偏废。

      一、三手信息里面的情报资源

简单地说上面的逻辑,通俗化表达,是为「学术总是强于特务」。之于我个人,这又是一个私人情报学的话题。比如说,一份三手的信息证明了我一年多前的判断,有了呼应者,尽管我的判断暨预测远未成为现实,也没有呼应者准确化时间计量的表述。

三手的信息来源中国新华社的《参考消息》二〇一五年四月七日第三版的两篇译介短文,其译介题目分别是《「影子情报局」预言俄十年后分裂 》、《俄乌总统曾「推让」乌东部归属》;二手之手则是这两篇报道的俄罗斯报纸;三手之手则是信息源出的「影子情报局」,以及透露俄乌两总统闭门会谈的消息人士——这中间也简化掉了一些环节。不详论之。

俄罗斯十年后分裂,是精确性预测,因为它有时间在。我在一年前写过的文章《克里米亚因何「闹腾」?——俄罗斯将引爆解体时代》(我的网易博客,二〇一四年二月二十七日),预测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与搅乱乌克兰将会得不偿失。但是,我没给出时间表,也没预测与芬兰接壤的卡累利阿共和国会独立以及加入芬兰,尽管我认为处于非地理边缘的鞑靼斯坦共和国会有独立诉求。我与被称为「影子情报局」的美国斯特拉特弗公司相隔一年的预测,都关注了北高加索地区。北高加索持久暨传统的独立诉求在政治上是俄罗斯的伤口,但在文明演进的意义上,又是必然趋势。

必然趋势之论仍然基于我的一项学术成果——到本世纪末,全球会出现五百个国家,甚至更多。国家的功能必然是越来越弱化,而民众或曰小群体自我治理越来越可能。

二、非国家治理渐渐成为趋势

没有人希望一帮拿着小斧子的流氓为自己提供福利。小斧子主义(The Hatchetism,我发明的一个词汇)在新加坡起过作用,现在也不行了。而且,可以预测「胡姬花革命」即将到来,但它超乎本文讨论范畴,亦不细论。稍微说一句的是,我在一篇纯专业的经济分析里面涉及到这点,总编可能考虑新加坡的反应以及此句预测与经济专业分析关系不大,给删掉了。

非题外之话是,我在读到该三手信息之前,根本就不知道有个斯特拉特弗公司,尽管美国的「影子情报局」绝非一家。这个公司有否汉语专家暨搜集汉语情报信息的专业人员,我也无从得知。没必要牛哄哄地说我一年前的预测文章就是这家公司的信息源之一,但有一点可以说:在重大学术问题上,关乎国际政治学与较为狭义的地缘政治学,全球精英级别的头脑是有看起来偶然的一致看法的。

既不牛哄哄也不必刻意谦虚,而关于乌克兰局势的判断,我在比较私人化的咨询场合多次说过:最终,北约与俄罗斯会达成妥协,以第聂伯河为界形成一个长期和平局面。现在,这个看法虽未被《俄乌总统曾「推让」乌东部归属》一文完全印证,但是,文章里面涉及到乌克兰东南部的顿巴斯地区之社会生存难题,应当由一方来承担,这也是对国家作用的终极考验。如果双方都不愿接手,那么,顿巴斯地区恰好形成了我在全球五百国家理论所预测的非国家而自治的次国家地区。

    三、以第聂伯河为界的力量均势

   俄罗斯夺取比顿巴斯地区地理上更远的克里米亚,是要黑海出进安全,问题与第聂伯河力量分界是一体两面。至于地理上完全连接的顿巴斯地区,要了,就得输入巨额福利,输送一次就有一百次、一千次,俄罗斯掏不起这份钱,所以呢,乌克兰愿意给而俄罗斯不愿意要。

   对这个棘手的问题,波罗申科想一甩了之,但没那么容易。调侃地说,尽管波罗申科是一国总统、最高当权者,但要放在中国语境,「汉奸」帽子会铺天盖地飞过去。还好的是,乌克兰人素质比中国人高多了。恰恰是这一高,让波罗申科愁死啦——你个笨蛋,送领土都送不出去,下届总统还想竞选不?

   闲言打住,要在第聂伯河上说事儿啦。俄罗斯解体不可避免,时间我预测不准,但是,只要它主体存在一天,它就担心北约压到家门口。没有北约的上世纪早些时期以及更早的历史上,俄罗斯一方面融入西方很困难,另一方面又穷以自大,如此,就要划定一个力量均势线。传统上是在波兰境内,最好的时候是德意志境内(所以前苏联一直阻挠两德统一),次一点的要在乌克兰西部(如苏联解体后)。最次最次的,也是乌克兰中部,是为以第聂伯河为界。再往东,相当于逼得脱裤子了。

    结语:给未来学生的两个信条

   在纯学术上,指向我开创的私人情报学;在更细节上,我会把《参考消息》的两篇小短文做剪报,而后与我一年前的博文(会打印出来,含有跟帖)粘在一起。如果将来能在大学开私人情报学课(当然不是现在的任何一所、一种形式),我会讲这个案例。

我努力做私人情报学研究是为未来的民主化政治领袖们积累智慧资源,具体一些说,我一个人足以(在黑暗时代)顶得上一个「影子情报局」,那个斯特拉特弗公司。还有,开课时,也一定会给学生们讲两大原则第一,学术总是强于特务;第二,决不能相信小斧子主义。更乐观一些的是,有些「学生」现在就上我的「网络公开课」了。

  评论这张
 
阅读(50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