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当当“疯”了,彦臣“醉”了!——与读书日没什么关系  

2015-04-24 19:43: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完全没想到!订单下了不到二十四小时,书已经摆在案头。这几乎是学术写作巨忙的四月的一项意外收获。为了计划在五月进行的一项研究,要参考一本书是为很据尖锋意义的罗斯托《宪法专政》;十分传统的西塞罗《论义务》,临时兴心而已。订书操作是家人为之,她的卡上还有不到一百块钱,我交给一百块钱的现金,她存卡上以后,跟当当网结算。这中间,大约花掉一个小时。

    我个人估计两本书能在五一前到就行,因为学术写作是五月中旬的安排,阅读也是研读在五月上旬完成即可以。超预期的到达算是喜悦之加号了。因为昨天收尾了一个阶段的写作,断了二十多天的打球锻炼,也恢复到第二天。其实,到前天(四月二十二日)上午,写作基本不忙了,下午,给家人安排完购书作业,就开始了恢复锻炼后的第一天打球。

 昨天,打球回来得早,六点半的样子。剪开当当封包,有获宝物的感觉。于是乎,拍下照片,命名为《当当“疯”了》。回来早是因为体力不如前,尽管在书房里拉小轱辘(腹肌轮的俗称)间或有之,所以,昨天在累极之后,有欣喜之感,还要喝点儿。带着爱犬,去了一家平房饭馆儿,在院子里要了个单条桌。两瓶啤酒,一个热菜,还有一屉烧麦。饭馆极为火爆,平方院子已经有一个八人拼桌占了地方。在火爆之下,在其他桌子酒话喧哗之下,我一个人显得清冷,不过,内心还是很高兴的。为当当的“疯”了而高兴,它“疯”了,我受益。

 纸面阅读被贬低的时代里,我还是离不开纸面阅读。我特别喜欢同一时间里,如一天,读好几本书的生活,尤其没有写作“任务”的时候。在采购《宪法专政务》与《论义》前的多半天,我重翻了郑也夫的《代价论》那本小薄书——购于上世纪九十代后期,没深入研究读过,现在来补课;也更细心地读《伯罗奔尼撒战争史》,还把一本读掉封面又加了牛皮纸封面的巨头级别荟萃型书目《西方思想宝库》放在床头。而正是从这本书上再次“遇见”西塞罗,才决定买他的《论义务》。

 在小饭馆慢慢喝着,体会着最近距离的社会场景,也不时举望远处的天际,以致有些诗意。比如,想写下《小城》,尽管没有动笔且腹稿也没系统化。酝酿的只有两段:

“远处那起重机单薄的臂膀,

在稀疏高楼灯光映衬下,

显得如此寂寞,

眼巴巴地望着我一个人的酒桌。

 

不知何时,

臂膀上射出两道傲慢,

把紧邻高楼推到夜幕里,

稀疏灯光好像屏住呼吸。”

.......

 剩下的诗,怎么写,没考虑。再好的诗心与灵性也要让给学术,毕竟前者是完全个人的,而后者是属于一个未来美好社会的。就算后者有个体因素,其间公共意义也没法去掉。前天上午,偶然在购茶时跟老板做起跨宗教对话——他是回民,对伊斯兰教义有研究,尽管我不能断定他是否坚持参加崇拜仪式;我呢,汉民,一个文化基督徒,几乎拒绝集体仪式。谈得非常之好,几乎是我从一九八五年秋天从乡下银行分支机构调进这个小城市,三十年来,最有意义的人际交流。

 我不喜欢私密,但喜欢一对一的直面。如果面对面时,两个人都想抢说话,那么,这样的交流就是十分成功的。有过许多体验,但那是在北京,而如今,北京对我已经意义不大。

 跟任何一本好书的作者面对面,就是读他(她)的书。而能够在书页的空白处写下批语暨感想,就是我想抢说话。同一时间,读不同的书,也抢说话,就好像网络技术下,我是一个非常关注群动态的群主,总会跟不同的群友说话。不同于网络小众发言的是,我抢说话即在书页空白处“留言”时,所有群友都不“在线”。尽管如此,他们仍然像我看到的吊塔(起重机)上的高亮度灯光,我只要举头,还是能“看得见”他们。

 两瓶啤酒对我来说,实在不算什么,再喝两瓶也没事儿。不过,这对传统的“一人不喝酒”是太大的挑战,还是及早离场为好。身体没有醉,思想却醉了。思想醉了无须摔倒,带来的是有飘逸感的健步。在思想之外是生活考量。我一直在考虑是不是把自己裸身锻炼(推小轱辘)的两张照片发在博客上,但我不知道阅读量巨大的那些博友是否知道顾栋高躶体读经的典故,毕竟《清史稿》上没有而只是在文人笔记里面。

 发与不发,这是个问题。

 

 二〇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上午补记,绵逸书房,小城泊头。写着,又喝了一瓶啤酒,呵呵!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