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列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东汉范滂:一个人与一个坏时代的决斗  

2015-05-25 19:11: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言:知识分子人格问题

    东汉王朝开启于公元二十五年,终结于公元二百二十年。统治时间一百九十六年,共有十二位皇帝在位。

东汉是中国知识分子人格的黄金时代。从东汉结束后,尤其科举时代开启,中国知识分子就进入了无耻时代,尽管其中不乏亮点时段。时至今日,中国知识分子再也不可能重复东汉。用较为现代的话语说,知识分子大多是识字分子了。

东汉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朝代,在那里,力量强势的刀与道德强势的笔,各自挥舞,鲜红的血混溶了浓黑的墨,写就了一部棕色的权力与精神对决的历史

    一、有用的微观历史数据

    在那部对决历史当中,范滂的表现最有意义。他是知识分子一方的最杰出代表,尽管任何一位阅读《后汉书·党锢传》的人都会把范滂视为二十一人组成的名士群体的一员。当然,这个划分并不是很严格,按着《党锢传》提到的名字,有些人是在党锢外单有其传的(如窦武、陈蕃),有些人则仅是被提到名字而没有展开的记述(如八俊中的赵典、八厨中的王考)。而所谓厨,不是今日所说的厨师,其意义是指言能以财救人者也;俊呢,则是言人之英也

    那个较大范围的群体细分起来,还有三君(言一世之所宗也),八顾(言能以德行引人者也),八及(言能导人追宗者也)。范滂在八顾里面。

    范滂生于公元一百三十七年,东汉时间是顺帝刘保在位的第十二年,永和二年。刘保,是东汉十二帝第八位。到范滂出生时,东汉统治时间已经过半。伟大的范滂只活了三十二年(虚岁三十三),那年是倒数第二位皇帝灵帝在位的第二年,建宁二年。按公历计算,是公元一百六十九年。 到公元一百六十九年,东汉统治已经走过了百分之七十多一点。

   东汉的灵帝及其上一位皇帝桓帝(二人是族叔侄关系,没有直接血缘),被史书称为桓灵。整个东汉统治以桓灵时代最为黑暗。而范滂恰恰是在最黑暗的时代进行了决斗式抗争,一个人对一个坏时代的决斗。桓帝统治二十一年,范滂全部经历,尽管不是一开始就进入仕途。后来的灵帝统治时间是二十二年,范滂只经历了两年不到。

  二、阻击宦官推荐的亲外甥入仕

   在黑暗统治时代自标行节是相当危险的,而范滂不但少厉清节,为州里所服,且在获得国家任用后表现出慨然澄清天下之志。这样的人,放在人格普遍坍塌的时代里肯定是该死的,尽管他所处的时代还未至如是。

   在人格普遍坍塌的时代里,范滂即便不该死,也会被所谓的正常人认为是玩出手的,乃至于被说为神经病。比方说,他亲外甥李颂出身世传名门,也通过了汝南太守宗资的资格认可,将要进入仕途,但作为宗资手下的人事主管(官名功曹,具体是代理,谓署功曹)——相当于现在的地级市代理组织部长,范滂不给往太守那里递档案。表面上,范滂说自己的亲外甥能力不行,但实际上,是因为李颂入仕是中常侍唐衡的推荐之故。中常侍本为皇帝高级顾问,但到了东汉后期该职位全部为宦官所把持。

   像范滂那样的人绝对看不上宦官,他亲外甥由于与宦官有私交,他就沉下脸来。宗资非常难堪,但由于是自己请来的范滂而不好意思发作,只好拿范滂手下文案主管(相当于组织部办公室主任)的朱零出气,乒乓一顿棍子。朱零被棍打之前,没有任何羞愧(就是说不承认自己有错误),反而仰着脸说:范滂不通过李颂的资格审查,好比用尖刀挑去坏肉。我今天宁可被乱棍打死,也不违背范滂意思。 

   因为压制上级主官,范滂再度出名。当时的人们造谣说:汝南太守范孟博,南阳宗资主画诺。孟博,是范滂的字,叫白了,就是现在的“大博”;而他弟弟字仲博,就是“二博”的意思。东汉时代流行谣言暨政治段子,这句说范滂与宗资关系的谣言白话是:南阳郡的太守实际上是(代理组织部长)范大博,原籍南阳郡的宗资只不过按着范大博的意见批文件而已。

   三、两次让顶尖级高官难堪

   读到以上情节,一定要人会设想轮到现在,如何如何。但是,那时不是现在,大凡做官主事的人愿意做出些成绩,或者博得时代一些赞誉,哪怕较小范围的,都愿意延请名士(能人)做助手,或者把名士推荐给更高级的政府机构。范滂在让请自己的主人、汝南太守宗资难堪之前,已经做过两次类似的事情。一次是对顶尖级政治巨头、光禄勋(九卿之一)陈蕃,一次是对太尉黄琼。而在因政绩升迁至陈蕃手下之前,以清诏使(相当于现在的中纪委巡视组组长)身份到冀州查案时,吓跑了一大批地方官。那些人知道逃不过范滂的穷问深究,干脆不干了,望风解印绶去 

陈蕃是时代名士,当时的社会评价绝对在范滂以上,即因在三君而高于八顾。在官阶上,陈比范当然也高许多,但当陈以公务礼仪程序对待范时,范大为不满,不干了,脱公服、扔官版,走人。多亏名在八顾中的郭林宗事后批评陈蕃,陈蕃幡然悔悟,给范滂道歉,那个事儿才算了结。稍后呢,黄琼聘请范滂做手下,专门纠察高级官员。又弄大了,一下子报上该查处的刺史、两千石权豪之党二十余人。黄琼倒没说什么不妥的话,而是中央机构里有人代表皇帝发难。

范滂对相关责难如疑有私故(即挟嫌报复),一一反驳,并声言若臣言有贰,甘受显戮朝廷没理了,范滂倒来劲儿了,自己举报自己,辞官而去。自己举报自己当然不是承认挟嫌报复,而是当时的一种辞官方式,即投劾。大体是说自己能力不济,有负国家寄望,等等。投劾而去虽然不是直接冲黄琼去的,但也着实地让黄琼脸上不好看,毕竟整个东汉统治时期都是知识分子注重名节的时代。

四、吴导与郭揖的道德情操

    这样干下去,肯定要出事的,尤其是腐败势力一而再、再而三地反攻倒算。在桓帝末期,党锢之祸发生了,范滂因公事结怨之多,很快被归入党人之列。不仅如此,在汝南做署功曹时因为任用的人都是他自己认可的,汝南地方也就指责范滂所认可的那些人与范滂本人是范党。朱零忠于范滂而不屑宗资,是最有力的证明。

   原来是小集团首领,今天成了大集团里骨干,被抓是跑不了的。范滂名列党锢要人,明知有生命危险还是不依不饶地抗争。在三木囊头的酷刑下与主审宦官王甫辩论,结果弄得王甫没办法,甚至愍然为之改容。很快,范滂获释,打算由首都洛阳回汝南老家。行前,在京的汝南与南阳籍贯知识分子暨官员给他送行,车辆竟然达到上千辆。这阵势,肯定令宦官集团寝食难安。

范滂回到老家、汝南下属的征羌县,过着几乎隐居的生活。但时间不长,新皇帝即位,腐败势力再度得势,重启对党人的刑事追究程序。当时,负责逮捕范滂的郡里督邮(相当于地级市公安局长)吴导到了征羌,由于不愿下手,在宾馆里趴床上大哭。那时县城人少,政治信息相对灵便,消息传到范滂耳朵,范滂一个人到县衙投案。县令郭揖也是个很有气节的人,说官不干了(出解印绶),一起与范滂出逃。但是,范滂拒绝那样做,即不想连累郭揖。

再牛的名士也有凡人情愫或曰软弱的一面。范滂呢,孝敬母亲,而知此去京城生还希望不大,于是,在投案后要求与母亲诀别。范滂跟老母说了二博还算孝顺也养得起您老人家之类的话,要求老人家不要为他的死而伤感。

   结语:以身以言教育儿子

范母理性、冷静,也是那个时代的道德厉行者。老人家对儿子说:你今天已经得到时代名人李膺与杜密那样的名声,死了又有什么可遗憾的呢?再说了,既然与李杜二人之名声相齐,也就不能再奢望长寿了!这段母子对话对数百年后的北宋苏轼颇有影响,为此苏轼还和自己的母亲讨论了一番。

但崇拜范滂的后世名人时常忽略一个细节,其为范滂以身以言教育自己的儿子。在临被押赴京城前,他对儿子说:就算我让你去作恶,但你也不能做;我让你为善,我自己先不作恶。

   

   

   

   

  

   

  评论这张
 
阅读(53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