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列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马后课·马前课·直观判断   

2015-07-11 17:17: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同社会身份与年龄的人,有一些,他们要求我发表对股市的评论。我拒绝。拒绝的原因有三:其一,数年前,我对中国经济的未来走势就有了学术判断;其二,买股票的人,在各自为战状态的那些人们,都很可怜,不能再用理性来刺激他们;其三,个人讨厌马后课,更何况在股市大涨时,我就发过“马前课”的文章活着骗,死了算——中国社会金融乱局扫描文章发表于《动向》杂志六月号,具体出版日期是六月十五日。按着我接受约稿的习惯,该文最早写于五月二十五日,最迟也得完稿于六月六日。也就是说,文章成于本轮股市大跌之前。虽然是“马前课”,但我没有也不屑预测股市大跌,因为文章发表以后的股市大跌不过是整个金融乱局的很小的一块,更是破败的中国经济的一朵小浪花而已。

  七月九日晚上,儿子吃着饭,在饭桌上发给他妈妈一个QQ笑话。说是他们这一代人有了孙子,被问及干了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业,他们回答:炒股了,而且赔得一塌糊涂,算是给国家做了贡献。他妈妈当时没有看,收拾完饭桌,躺下才看。我呢,书房没空调,领着爱犬笨笨到太太屋里蹭空调(一般一小时),太太让我看了这个笑话。

  太太的爆笑,传到儿子屋里,儿子屋里传来他跟妹妹的爆笑。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她们听到了我们念QQ笑话的声音。笑后,我觉得得跟孩子们解释或帮他们明白道理。于是,起来,跟他们简单说了三点:第一,市场的自发性是人控制不了的,至少不能完全控制;第二,没有什么国际资金在做空,因为折合为美元数万亿之波动幅度,没有任何一个集团资金敢这么干,索罗斯与盖茨合起来再加上一帮他们这样的人,也不行;第三,股市波动是全世界性的,不是中国特色,买股卖股要有任赌服输的劲头。

  他们只听了个大概意思,毕竟他们没有较为专业的经济学训练基础。

  在上面那个笑话之外,作为八零后的儿子又给我讲了另外一个。意思也大同小异,他们这代人有不少在股市上赔惨了,都想发点小牢骚。儿子有些“幸灾乐祸”,因为他没钱买股票。在另一端,他真有钱且征求我的意见,我也不赞成买。要买,也得自己日子完全安稳了,手头的钱可有可无的那部分投进去。固然是全球都有股市波动暨股灾发生,但是中国更厉害,多数入市的人都想“一把儿捞够了”。简短截说,我的意思是,在还能混上吃喝或家里供得起吃喝的前提下,他一年能打三个月的工(出力气、跑线路、搬扛、存取等),就算日后人生成功的资本。

  要成功,急不得。 

  七月十日早晨,为了给儿子一个更形象的说法,我专门到他屋里,跟他讲了道理:市场的力量是千百万人,上亿人,或更多的人的意愿的组合,结果是政府控制不了的,政府只是市场里面的一个元素;政府可以有调控作为,但几个杰出的头脑总是比不过上亿人的愿望组合,更何况那些头脑并不杰出呢?

  没有贬低什么人的意思,也没有贬低哪个政治集团的意思。在我的经济理论里面,政府是内化于市场的,它俩连等价物都不是,政府只是市场里面的一个元素;就算是核能,也得谨慎利用,不能动不动“就来来”。

   资本势力在市场中也不敢动不动“就来来”,不管它与政府是勾结还是抗衡还是有合有斗,同政府一样,它也是一个市场元素。钱万能,在中国这个都想“一把儿捞够”的社会,几乎是信仰真理。但是,你有钱买不来一片方云彩。你说:“我就要一片方云彩,跟双人床那么大块儿。”再牛气一些,还要让这片方云彩在床上面下这一片雨。床上面有方云彩下雨,有些故意制造模型,那么,我们把床抬到楼下去,让它在露天状态。再不行,回我老家乡下,划定一片麦子地或玉米地,你有钱,那就买一片方云彩来,并且让这片方云彩给我或你的这片麦子地下“专用雨”。

做不到的,就目前的科技水平,做不到。至于八零后的孙子们像他们现在这个年龄了,是否会有方云彩,我不敢“马前课”。假定我儿子有孙子且他孙子有了正常理解能力时,我还活着,我一定会跟那小子说——我跟你爷爷说过,云彩没有方的。

坦率地说,我也没预测股市会很快回到三千九。这样的结果,也许会让那些发牢骚的八零后们有些许安慰。还有,我几乎没兴趣预测股市走向。倒是有一点巧合:大概是在沪市跌破三千六的时候,我和太太一起坐公交,公交售票员又是老熟人,人家问我几句股市方面的闲白儿。我说:“跌破三千四很危险,可能到年底要守在三千八上下,上下五十个点。”这里面没有任何经济学道理支撑,一个直观而已。

公交车上还有一些人,我不认识,但到沪市跌破三千五往三千四靠时,车上的人若是有捣鼓股票的,一定会说我的直观很准。直白而言,我希望他们别把我看成“算卦的”。我说的另一句话或许被赞赏:“有没有钱,我都不能买股票、基金、债券,因为一旦买了,说话就有倾向性了。”所以,我想一百年后,人们评价我这位纯民间经济学家时,首先会夸奖我的学术职业道德。

啰嗦几句:假定儿子的孙子有一天问我以自由职业之身做研究,有何心灵感悟的话,那我会说——其一呢,我有上帝的恩典在身,所以,比一般的成功者更杰出;其二呢,我把研究看作是上帝的应许,挣饭钱固然是大因素,但我是以研究为志业的。任何一位学问家,不管成就大小,没有志业观念,职业道德也就无从谈起。比方说,我白拿上市公司的赠予股票,日子能过得更舒服,但肯定研究质量会大幅度下降。以此类推,若以经济学家之身去什么地方做独立董事,那也等于丧失志业而匍匐于某一职业。

 

  评论这张
 
阅读(8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