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百姓何以“无知”?——走了三十五天的一封特快专递  

2015-08-16 23:32: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篇有言:这篇短文不是为嘲笑普通人而作,相反,它与我说的“脑残,也是一种进步”之观点有内在联系。

副题即事情起因,是我的一位法律上的近姻亲关系人遇到一个麻烦事情,按当时的情况讲,进入法律程序必须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案件才有顺利裁决的可能而不管我方输赢。这一点不用吹劲,我接触的过所有律师包括北京一些大名鼎鼎者,在法理学上都跟不上我。所以,在较为私人的角度,有些名气很高的律师想通过“特定途径”与我会面,谈一些高难度法理问题。这个,不说了,在以后的特定历史书写中,即便我不“吹乎”,也会有人提到。

为亲戚的事情,我给国家卫计委与最高法同一天(二〇一五年七月五日)发出了两封特快专递,案例或曰目标事件是一样的,而要求两者的作为却大有区别。信件是以太太的名义交寄的,里面的信件签署人是我。到现在,目标事件已经解决,我对结果也比较满意。不过,与最高法的联系,若其有明确结果是一个很好的法律进步机会,至少我现在还这么看。所以,当八月九日的投妥短信来后,太太问我是否等最高法答复,我言曰:答复,最好;不答复,我也没办法;办法是我在明年抽出专门时间,研究目标事件获得司法解释的可能性,也模拟解释内容。

太学术化,也不说了。

两封同日在同一营业点发出的特快专递,收信人都是北京的中央国家机关。前一个,不到二十四小时来了投妥短信;后一个,从七月五日(七月份是三十一天)到八月九日,花了三十五天的时间。恐怕一只蚂蚁也能从我住的小城市到北京打个来回了。

百姓何以“无知”?——走了三十五天的一封特快专递 - 綦彦臣 - 半个历史学家

 

在目标事件未解决之前,我太太和我们家的近亲几乎是每天都在网上查信件进度。进度卡在北京邮局的一个处理中心。

为什么会被卡,我太太与我们的近亲都不知道。而我呢,心知肚明。我跟太太开了一个玩笑:“我够聪明的了,还是办了一个傻事。用你的名字寄递比用我的名字固然安全多了,但我该告诉你在信皮儿上写明‘非诉讼材料’,光写‘文件’是不行的。”

被卡的背景是中国社会兴起一波诉讼某位顶尖级前政要的热潮。邮局是国家事业单位,不是纯私人生意,它当然要接受官方指令,来延缓此类信件的投递。由于邮局警惕性过高,我太太代我寄给最高法的邮件也就不幸被打为另类。这就是我后悔为什么不注明“非诉讼材料”的原因。这个背景,普通老百姓不知道。更简单地说,我的近亲也不知道。不过,我足够尊重那位亲戚,尊重他们夫妇都是勤奋的“小买卖儿人”,靠自己的辛苦过上了一份不错的生活。甚至,在我们那些亲戚聚会时,也有长辈在场,我对其他人讲:他们的努力程度是最值得尊敬的,是高分低能的硕士、博士们所没法比的。

在信件久查无果的情况下,我策略性地告诉那位亲戚“背景原因”,但亲戚懂不了,因为像我亲戚那个层面的社会人群基本上就没有社会事务的知情权。还好的是,目标事件有了一个还可以的结果,其精力可以完全转回自己经营的小生意上去。

中国社会有来自公共知识分子推动进步而产生的希望,也有来自权力阶层骄横所产生的悲哀。两边角力的一个隐秘点是——官员之所以敢实质性地瞧不起老百姓,不是后者没钱没势,而是后者比前者知道的太少。这是问题的关键,所以,我作为比较有影响的公共知识分子一直在努力使有在未来成为精英希望的人,尽可能地知道得多。因此,也开创一门叫做实证政治学的学问。目前,做了近三年的系列研究,还算不错,今年已经有八篇相关论文发表。

社会进步也急不得,耐心总会换来好收成。我相信,到我亲戚的孙子长大成人,如其儿子今日大小伙子之状时,再也不会有官员因知道得多可以欺负普通百姓的事情。甚至说,到那时候,老百姓比官员知道的还多。

这不是忽悠。以实例而言,小地方传言当官的都怕我,但这不是我有什么了不起的官场关系,仅仅是我比他们懂得多(且不是一般的多)。用不着吹劲。不但京城名律希望见我,求教法理学问题,就是在我们小城市,也有一些律师解决不了的难题会落到我头上。比方说,我的一位健身方面的熟人(女士),她的亲妹妹是小城名律,最终难题还是在我指导下得以解决(我也接受了他们夫妇的一次完全私人化的宴请),而她的亲妹妹最初和我一起探讨难题时,曾声称“没有任何解决的可能”。

“到那时候”,是一个希望目标。可以断言:我亲戚的孙子就像我今天一样,知道得很多,也能做很多。这是希望,也会实现,绝不是开玩笑。也不是自嘲。

 百姓何以“无知”?——走了三十五天的一封特快专递 - 綦彦臣 - 半个历史学家

  评论这张
 
阅读(58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