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偶见刘克思   

2015-08-22 10:26: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着现在的社会细类划分标准,刘克思算是“官二代”。

       大约是一九八六年,我刚从农村的农行营业所调进市里的一个营业所不久,碰上可称为小刘的刘克思。这个外号呢,是我给起的。

      他父亲是信用社主任,信用社是从邻县合并过来的,合进我们这叫市的新行政区域。这是比我遇见小刘更早几年的事情。他父亲是信用社主任,又是外县合过来的,他上班的资格自然比其他同样的“官二代”优先。这是偶见之后,根据他的年龄推断出来的。

      今早(八月二十二日),我跟太太去运河桥头领鸡蛋(乡下养殖户在那里卖,一块钱一个),时间充裕,就转了大弯回家。我为的是给笨鸡蛋临时小摊拍照片,开玩笑而言,“我研究黄金市场也研究鸡蛋市场”——刚研究完人民币贬值与国际金价、美国国债之间的本质性关系问题。转大弯回家,也是碰个黄金与鸡蛋之外的偶然,比方某种生活用品倾销,背后会有很丰沛的市场信息。

      没能随机获取市场信息,却见到了几乎是四分之一世纪没说过话的刘克思。一九八九年上半年,我从市里西关的营业所奉调到支行,跟刘克思就没什么面对面的机会了。还有,人家是信用社的,改革使信用社脱离农行的“业务指导”,两家人了,官方关系也空前冷淡。这方面的原因是我没能记住刘克思本名一个重要原因,见面后努力想也想不起来,还差点把他父亲的中间字挪给他。其中一个微妙原因是他父亲精明剔透,又是主任,被记住的概率较大,他呢,与他父亲几乎相反,淳朴憨厚还特爱开玩笑、扯“闲寡儿”。

那时,营业所与信用社合署办公,中间一堵墙,墙上有个便门,最要紧的是两家合用一个以营业所为主的金库——刘克思当出纳员,开保险柜、放钱关保险柜,必然经过我办公(当记账员)的地方。到了下雨阴天时候或遇业务极为清淡的情况,两边人员互相串门,刘克思一般会找我。我那时也远没成为“知名学者”,低着头看书的情况多,为此,还跟我的所主任吵过架。简单地说,我不喜欢串门。

 有一次,不知道为什么话题,在我办公的屋子里跟刘克思越扯越远,我急他不急。我说:我不行,你行;你百事通、万事能,比马克思知道得还多,叫“刘克思”得啦!

你猜他说什么?“刘克思就刘克思,反正还姓刘!”

整个屋子一片爆笑,笑得一个资深同事(姓杨)拿保险柜的钥匙敲我脑袋两下子。生疼生疼的。前两年,姓杨的那位老同事通过我现在的邻居,也是农行时期的老同事老崔(办公室主任)邀请我喝闲酒,我问杨(伯伯)见过刘克思与否。他说谁谁他小子呀,没见过。那次能想起刘克思本名的机会错过去了。

今早转大弯子走到一家地方性商业银行门口,一个保安冲着我走过来。我想你拉存款呀,我没钱。没想到保安说:“你现在干吗呢?”

阿偶呀!刘克思。我先没回答问题,而是问他:“怎么干上这个啦?信用社的班儿呢?”

他说置换了,他儿子替代了他的工作,信用社还给他开生活费,到新银行混个差事,也能多挣点。我说,不错。而后告诉他我有个工作室(原来在北京了),现在就是家庭书房,写作,挣不大钱,总还能养家糊口。

看着他板寸约一半的白头发,我问:“你多大了?”

五十一了。

我说:“哎呀!才比我小一岁呀,比你嫂子还大一岁呢。”我指的是我太太五十岁。太太见到我在银行门口跟人说话,她在简单看完一个广告后,赶过来。两人寒暄几句。

刘克思很亲切地说有个他现在银行的离职员工,姓字名谁,跟他侃起过我。我没设想两人侃了什么,想了想那个名字,那人是我一位高中校友、上班后麻友的内弟。我和那位校友兼麻友有过一段不错的交往,但现在没了来往,当然也没什么不愉快。我在偶见校友与麻友时,还送给他过一只近千元的羽毛球拍——那是我认为最好的,但我实在没兴趣参加他爱操持的同学聚会之类活动。

刘克思依然保持着当年的淳朴憨厚。当他还想侃点什么时,运钞车来了,他说:“车来了,我得接车。”好了,我跟太太接着往前走。我不时回望,看着刘克思已经戴上钢盔、穿上防弹衣,手握了一个短警棍。另外的几个同事,有俩端枪的,还有往门市里提钱箱子的。

我跟太太继续往前走,两人一起回忆刘克思的本名。还是没想起来。不过,算他上班时的年龄,已经是二十二虚岁。我呢,上完中专,上班时二十虚岁。比较之下,他算上班晚的。推测当时情形,他是信用社子弟,父亲又是在职正主任,加上是外县合进来的,照顾的成分自然比其他同样是信用社子弟的人多不少。

也许没有什么机会或理由跟刘克思喝回闲酒,我也不太可能跟他所在的那家银行打交道。写篇短文,算是尽个人情,纪念当年喋喋不休而今已经忘了主题的闲扯。祝愿刘克思继续过一份不错的生活,或许他已经当爷爷(姥爷)了,多挣个儿给孙辈们源源不断的“补贴”吧!

 

             二〇一五年八月二十二日上午,写于绵逸书房,小城泊头。

【本来想多写点,可下午有一个学术研究项目,需要拟提纲,止笔。】

  

  评论这张
 
阅读(10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