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不可能跟法官做任何私人沟通  

2015-08-24 12:44: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言:开推荐信

       所住小城,有位八十七(虚)岁的老人,求我做维权事务,一年多了。最后的一个事情是要求我做代理人,为他的债权追索案出庭,他也开来了居委会的推荐信。

      推荐信这一说,是代理人不是律师也不是拿“法律工作者”本子的公民,受诉讼人信任,被请出庭,委托人得去自己的居委会或村委会开信。信的内容不一,但有一点就是双方的信任关系。

 我呢,由老人的直系亲属开来的推荐信递给我,在立案环节已同证据递交了。

一、够幸运:一顿没吃成也没参与的饭局

      老头交了八千多块钱的诉讼费,票最初由我保管,后来我给了他的直系亲属。还有,我出庭不收费,是公益性质的。这个公益意味着我不可能像律师那样去跟法官“勾兑”,请请送送、玩玩蹦蹦。前些日子,我太太跟我说:可以视作她的长辈一位法官,可能因为她这边重要亲戚的诉讼,要坐下来吃顿饭。我说:给你那边的重要亲戚出庭行(这类亲属关系,不用开推荐信),跟法官一起吃饭免谈;还有,按着一般社会礼仪,你称呼他为长辈也可以,但在“勾兑”方面跟我免谈。

      那次可能的一起吃饭由于事情的好进展而未形成诉讼作罢。此外,我也跟关系很好的社会来往者声明过:“叫我参与人际关系闲酒儿,必须提前告诉我有没有法官那类的人。有,我绝对不去!”不能说声明前没有过,但声明后绝不可能。

没有气话,我也懂社会,比如我太太可视为长辈的法官,我可以在不可避免的情况下客气地寒暄一句或点个头,当然我不会以长辈称呼之。没有牛气,我做出私人决策是有重大观察节点为依据的。比如说,我出政治案件时,我的一位老乡给我太太介绍了一位法官,说这位法官能帮着跑跑上级法院,而且那个重大政治案件起步就是中院管辖。这是我出狱后知道的细节,在社会上时我也认识那位法官,我跟太太说:“骗你钱。你这三千块钱打水漂都不响!政治案件躲着都来不及,还有人主动给说情去?!”太太默然,想找中间人要回三千块钱来。但我说:“要是法官跟中间人分了这三千块,你一要,不就把中间跑道的老乡陷于难堪境地了嘛!”

二、细心看:不是牛气而是注意公共界面

再后来,另一老乡几次约我跟那位法官喝闲酒儿,我从侧面印证他拿了那三千块钱。就是这样,我也没什么不满,乃至于“演戏”,感谢他曾经的帮忙。读者可能说我心机深重,但我不是从私人恩怨上计较问题的,而是在观察法官这个行业的职业状态。还有,曾做中间人的那位老乡还是在关键时候(但不是我认为的“关键时候”)登门叫我出去应酬。去年,腊月三十晚上,就是这么个情形——我还破例带去两瓶红酒,尽管那红酒是我的一位小姨子刚刚送来的。

最终决定不再搭理那位法官,是我出狱十年后的事情,因为一份刑事判决书,完全颠倒黑白的刑事判决,正当防卫的人被判了刑。缓刑,还算没有良心彻底毁灭。尽管在外人看来我比较有心计,但是,原则性的话我是简单而明了地说出来的。另一位跟那位法官有校友关系的老乡,跟我吃饭,从外地回来,我请他,我告诉了他那份判决的事情。后者辩解称那位法官只是应名当审判长,没实际出庭,等等。我说那些细节我不管,大原则是我不再跟他来往,在大街上也装得“不认识他。最少最少,你叫我吃饭或要求我请你,他不能在场,他在场你就别叫我。

还有,我给这位老乡“外交降等”对待。原来,他从外地回来,到我家来,可以睡在我书房;从那次原则性谈话后,我几乎不再接待他,有特好的我的关系人请他,包括我就限定在三人,多一个我也不去。也许我说得玄乎了,对普通人来说,这叫不懂人情世事。但我知道:第一,我不牛气,但作为学术名人,我不能让学术受辱;第二,我的许多行为看起来是私人界面的,但往公共意义上转化很容易。尤其鉴于后者,我代理案件绝对不会和法官做私人沟通。

例外还是有一次,是一桩(民告官的)行政案例,法院方面主动给往上级法院转,并且作为最初被告的那级政府态度诚恳(也写在了纸面上)。在这种情况下,法院方面说“集体请我,我按一般社会事务主动做东,吃了一次。不过,这也是四、五年前的事情了,也在刚才说到的颠倒黑白的刑事判决之前。

三、说常理:法院没有权力向代理人发派任务

很絮叨,说了一大通。那么,与年近九十岁的老人求我有什么关系呢?

今天(二〇一五年八月二十四日)上午,本来约好的法院见面(法官、我的委托人,以及我本人),我没有去,而是让太太代我送达一份我签名的法律文书——我不再代理老人家委托的民事案件,抬头写给法院,等同于告知委托人,解除委托代理关系。这里面没有道德风险,更没经济利益纠缠,因为我是免费代理,不像律师那样收费。不再代理,由于法官(该案审判长)的一个半私人性质的电话,他希望我去找到被告的详细住址(现状),但是在立案环节,立案庭长说法院负责找,因为法院执行过一份双方的公证,相关文书上有必要资讯。

在电话里,法官无不调侃地说:“你这个年纪好呀,五十来岁,跑跑道儿,行!”且不说我五十来岁,还是五十出头,找被告的下落是委托人(原告)的事情,也是法院应尽的义务,代理人无此义务。最为关键的是,当初立案时,被告住址信息不详,我再三与立案庭负责人“斟对”(我们本地俗语,“再确认”的意思),法院能不能提供公证执行环节的信息。立案庭负责人明确法院负责从执行档案中调取。

我写给法院的不再代理告知书中强调了这一点,即“这也是我接受委托的一个要件”。再从基本的理解角度讲,没有被告人详细地址信息,也不可能在法院内部由立案环节进入审理(看卷)环节。在担任该案审判长的法官跟我通话之前的约一个月,法院有女工作人员致电问我能否告知被告地址,我没有依照程序逻辑拒绝,而是让她跟我的委托人直系亲属联系(诉状上写有的手机电话)。

审判长旧菜重炒,没任何道理。所以,我签署不再代理的告知函,由我太太送到法院。太太回来,说递给了老人的直系亲属一份,法院的不是那位审判长出面接的文书,是另外一个人接的。我则告诉她:“不管谁接的,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因为抬头写的是法院。并且,委托人本人与他的直系亲属也接到同样的文本。”

四、话很粗:里面的道理你懂我懂大家懂

这不是复杂的事情,但法院不同层面把它弄复杂了。你愿意自己复杂化,你就复杂去,跟我来这套,不管事儿。更简单地,你别拿对待律师那套对待我,我不是律师,不会接受“婊子化”待遇。没必要骂律师,也尽可能不抢他们的生意,但事实是律师不管男女在法官眼里几乎都是婊子。婊子就婊子,白“操”还不给钱,甚至倒贴钱给法官。——这不是粗俗也不是激愤,而是一个中国传统法律文化与政治文化的“结晶”。

在中国传统中,法官首先不是职业分子而是正义的必然代表,道德先天性优先,最终是“清官崇拜”,百姓以为任何一位法官都可能也应该是包青天,这样就抬得法官们不知道所以然了;而律师呢,不管在普通人看来有理没理的官司都得接(通俗地说“给钱就干”),甚至还得把没理的官司打赢了,以传统道德衡量,他们自然不是什么好人。

什么样的人“给钱就干”,婊子呗!不过,我是按传统来说这一套的,后者是推理性说法。就个人社会学观点来说,我不歧视性工作者,甚至在理论上主张卖淫合法化。其实,在这个纯学术观点之下,那些无良律师尤其是擅长“勾兑”的,真地连婊子都不如。

回到具体事例。上周四,八月二十日下午,审判长给我打电话(仍是我太太接,转给我),说了除了“五十来岁”以外的话不少,还主动说见面沟通沟通。我按着既往的理性方式,没答应“这两天”见面(或星期五去法院或周六周日私人性质晤谈)而是说:“我很忙,周一吧。”

结语:我有我的做人做事原则

周一呢,我变了。我变了,也是深思熟虑的结果。我不可能见你个下三滥法官!要见,开庭时一切放明面上。派人给你送个文书就蛮面子了,一般情况下,这类的文书是挂号或特快寄送的。

原委托人以为我对他有意见而不代理了,跟他的一位直系亲属上门来看我的态度。我还是坚持放弃代理,原因,没像这篇长文解释的这么多,但也说清了要点。对方理解。在剩下的闲谈时间里,那位审判长给原委托人的直系亲属来了电话,问后者在法院执行局找到相关信息了没有。后者告诉他:执行局有话,周三见面。我对这个细节没任何表态,尽管那位接电话的人希望我有所评价。要评价,就在这篇文章里——不出法院楼就能解决的事情,霍腾代理人,招呼原告去“谈”。

    这是个什么水平,可想而知!所以,我可以在法庭上与再下三滥的法官见面,但是,哪怕带有一丝一毫私人性质的见面,一概拒绝。

 

  评论这张
 
阅读(36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