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北戴河会议三大经济看点  

2015-08-03 19:27: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首发于香港《争鸣》杂志二〇一五年八月号】                          

新原教旨主义经济学后果

虽然说近两年来「宏观调控」一词用得少了,但北京经济决策层面从未放弃政府大于市场的思路。现仍持续的拯救股市行为是近五年来的最大调控,尽管所动用(动员)的万亿资金没有一分钱来自国家财政,而是大量国企机构在往里垫钱。从政治角度讲,这也是国企体系集体赎罪的机会,毕竟国企腐败是政治腐败的大头。同时,国企方面的意识形态非常强硬,除了在股市上要抗击「境外敌对势力」恶意做空之外,还坚决认为自由主义经济学在中国行不通,指责这种学问「决不承认政府干预可以有效改善资源分配的效率」。

纯粹经济事务被意识形态化是中共统治的老毛病,也严重损害了市场效率以及整个经济制度。比方说,去年的北戴河会议经由官方披露的经济改革侧重点有八,其中「市场在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是第三位,但过来一年的时间证明这一个核心性重点不但没任何成绩,还出现了大倒退。此非我作为有异议身份的经济学在批判当局将经济事务意识形态化之时,自己也搞经济学术的意识形态化。七月下旬,朱镕基之子、前中金公司总裁朱云来在新加坡委婉批评了北京的股市调控,认为暂停公募(IPO)来救市并非长久之计。在此之前,曾有关于万亿维稳资退出股市的消息传播,但证监会立予驳斥,意在表明「救市不动摇」。

反自由主义的极左经济学渐渐成了中国经济学与经济事务的原教旨这种经济学在指斥自由主义经济学为原教旨之时,自己成了新的原教旨。就市场与政府的本质讲,政府从来不可能从市场经济中「退市」,只是管多少的问题。比方说,就算如朱云来之论在救市时期放开公募,股市本身的宏观调控政策也是无时不在的。它很简单,就是涨停与跌停制度设置。

养老保险会经历两大衰

仍看去年北戴河会议的经济改革侧重点,其第二项是「社会政策要托底」。这一点在过来一年也很失败。有官方数据显示:到去年年底,养老保险的断缴人数达到空前之高,平均每十交纳者中就有两个人不再缴费。至于原因或是收入不济或观念不强,等等。在微观经济实践中,由于经济下行压力出现了「两不要」现象:雇佣业主绝大多数告诉受雇者「不要谈三险一金」,而受雇者为了灵活就业也在受雇时主动谈「不要三险一金」。

   「两不要」现象当然增加了人力资源的活跃度与流动性,但也意味着更多人不想要以养老保险为主的社会保障。更深层次的问题是多数社会成员不相信政府的社会政策,人们吃够了「国家管」与「靠个人」之诡辩治术的亏。约在二一二年下半年的时候,许多人花钱「骗保」,如身农民编个理由挂上某个破产的集体企业,托人办成「下岗职工」再交纳养老保险;今年上半年,许多人发现「骗保」本质上是「骗了自己」,而手中持有养老保险本的城市贫困人也因交费困难,大多有「着去」的想法与做法。

依据官方公开的二〇〇八至二一四年养老保险收入六年的增长数据计算,三年一个波段,可以看到:在目前社会公平程度得不到大幅度改善的情况下,到二一七年,养老保险缴费增幅可能降为零;到二年,整个养老保险体系将临至技术性破产边缘。更直白地说,去年北戴河会议的八个经济侧重点除了市场作用与社会政策之外,其余六项全系「闲扯淡」。

混合所有制改革没有前景

八月份的北戴河会议重点讨论经济问题,因其关涉「十三五计划」且十月份的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也主要讨论该计划;而在经济问题中,宏观调控方式与社会政策的改革可能应当是重中之重。或许两大「无法扯淡」的议题没任何讨论结果,但它们也不会被轻描淡写地绕过去。

关于养老保险暨社会政策问题,二一三年下半年就成了不应回避的政策重点,但北京权力层面在「权力分配」问题上腾不出精力,以致到现在也没有是否可以出卖地方国企(或国企股份)来补充社会保障资金的政策议案。如果有所新添,今年北戴河会议的一项重点是混合所有制改革。从政策设计初始意图上看,它确实有让市场与政府关系趋近平等的考虑。但是,在今年上半年的实践当中,假的「混改」变成了地方政府的「混帐」小术。比方说,用混改项目套贷款,转补地方项目的后续资金缺口;再比如说,市级政府隶下国企「冒充」社会资本,把公共产品项目搞成「父子店」;还有,不但地方政府不想多掏财政资金来推进项目,而且级次银行也不愿支持。

大银行是国字号与「党店」,但其出台的政策文件离奇离谱,其如县域混改项目必须具有GDP达百亿、预算内财政收入达十亿之条件。如此,恐怕全国千之县(区)连十分之一合格者也不到。不管北戴河会议讨论何种经济问题以及有何结论,「党棍经济学」在今天仍是中国经济机制病夫状态的根本原因。就现实情况判断,还没人能够扭转党棍管经济的局面,或者说中国新原教旨经济学就叫「党棍经济学」

 

  评论这张
 
阅读(36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