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承认与承担:人的基本社会学意义  

2015-09-13 13:13: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言:还未正式写的书评

    大约有两个月的时间,我想写一篇关于奥地利哲学家维特根斯坦与他那个家族的书评,可是,出于学术谨慎而至今没做。那本书的英语名字是A Family at War,可直译为“战争中的一个家庭”,估计是汉译本的译者考虑中国读者习惯,而将书名定为《维特根斯坦之家》(英国作家亚历山大·沃原著,钟远征翻译,漓江出版社二〇一四年出版)。

承认与承担:人的基本社会学意义 - 綦彦臣 - 半个历史学家

 

   这是一本文学性质的书,也有政治学方面的引述意义,我在一篇实证政治学论文里面引述过它的内容。但是,我还是想读完第三遍再考虑较为正式的书评。而且,那份可能的书评不主要是发博客,尽管我写过大量书评,我想先把它打印出来,给一位与我同龄的族姑和姑夫——不是纪念性质,而是正式“讲课”。

他们夫妇来过我们家做客两次,开阔内容的谈话都涉及到了一个焦点:他们二人在事业上都非常成功,但是,他们没法赢得各自亲兄弟姐妹的承认,他们的成功被人不屑一顾。族姑重复这些时,流过泪;姑夫与我坦率交流时,时而语调激昂,时而长长喟叹。

一、活得潇洒但未曾敢“混”

   姑夫的婚姻史我不知道,但族姑是第三次婚姻,我知道,因为前两次都在我们本村。我们应该有四十多年没见面了,在现在一同生活的小城市也是偶然而遇。我不但是学问人,也算得上“反间谍”高手。这是需要插叙的笑话儿:在我与太太固定去商场的路线上,一个看起来较老的女士眼神过度注意我们,还不是一次,有一天,我终于直接站在她面前,客气地问:“我们互相认识吗?”她说出我的乳名(小号),也说出学名(大号),而后自报家门。我们不但同宗而且同学,小学与初中时代。

这是我“反间谍”过劲了!呵呵。从此,她也成为我们家的一段时间的常客,不过,绝大多数见面是我太太接待她。最高礼遇一次,是姑夫来了,我把他们夫妇请到书房,茶叙。不用吹牛,我在族姑心目中仍然是个“神话”,在我看来没必要的“神话”。在她看来,三十多年那场高考改变了我们家的门楣。其次呢,我“不吃公家饭了”,在她看来,“比原来混得更好”。

   尽管活得潇洒,何曾敢“混”着过?比如,我不但要一本书读好几遍,而且还要结合别的书来读手头这一本。因此呢,书也越读越多。

 《维特根斯坦之家》这本书,不是以昵称“鲁奇”的赫赫有名的哲学家鲁德维希·维特根斯坦为主的。鲁奇在兄弟姐妹排行最末,老九,在林茨省国家理科中学与希特勒是同学,他只是出场人物之一;后世没什么名声而当时是赫赫有名的独臂钢琴家保罗·维特根斯坦,老八,他在战争中失去了一条胳膊,但这并未改变他战后仍然以钢琴演奏为志业的决心。保罗是维特根斯坦家族不和的代表人物,他发狂时,会骂赫尔梅娜(大姐,昵称“敏娜”)以及其他兄弟:“你们都是牛,畜栏着火时,都拉不出来。”敏娜也会毫不客气地回击,指摘保罗“就是个愚蠢的自由主义者”。(可见钟译,第三百〇六页。)

    二、哲学意义上的资产负债表

兄弟姐妹之间的财产纠纷,尤其来源巨富级别的企业家父祖辈的遗产之处理,弄得他们之间硝烟四起。而在整个大家族,就是涉及到祖父一辈的关系,因鲁奇的成功而完全“搞臭”。当鲁奇一九二二年在英国剑桥出版了他影响至今且必然继续影响下去的《逻辑哲学论》时,鲁奇的叔伯、姑姨和家中远房兄弟姐妹绝对不像外人那样祝贺乃至于崇拜鲁奇,而是嘲笑说:“我们这个家族出了骗子。一个小学教师,却在外国被尊为伟大的哲学家。这是有悖常理的事情。”(同上,第一百九十页。)

自己家人应当是最亲近的关系即是生物学上血亲利他的互助者,却如此看待自己家里成功的人。伤害的后果要多严重就有多严重!在这个细节暨历史场景之下,我同情族姑的眼泪,理解姑夫的喟叹。但是,我不可能给他们慢慢讲解维特根斯坦家族的故事,特别是鲁奇的成功经历以及对人类文明的贡献。

高度抽象鲁奇遭到的亲人诋毁,其实,它是人类社会学的一个难题,此为“承认的哲学(或学问)”。非常杰出的人物虽然在终极上不在乎别人承认与否,但是,争取承认是他们世俗一面的必然,要么,保罗何苦要做独臂钢琴家?说实在的,作为一个钢琴家就算不独臂,他也不算杰出,没法与鲁奇的成就相比。在争取承认的另一端,或者像会计学上资产负债平衡表,相对于承认那种人生社会学资产,负债部分是对他人的承认,即便不是直接承认也是要承担那么一种道义原则的。这就是约翰·密尔在《论自由》(汉译本,许宝騤译;许译版本:商务印书馆,一九九九)说的“容许不同的人过不同的生活”那样的社会学原则(第七十五页)。

承担的责任于此可见,它的前置程序仍然是承担者被别人承认,尽管这是一个高度逻辑化的说法。用维特根斯坦家族案例来解说这个逻辑,不失为说服力的表现。密尔在一百五十多年前没有使用“承认”(本质上是被承认)与“承担”概念或曰政治理念,但是,它给定的前置程序仍然非常之重要:相应于每人个性的发展,每人变得对于自己更有价值,因而对于他人也更有价值(同上,第七十四页)。

承认与承担:人的基本社会学意义 - 綦彦臣 - 半个历史学家

 三、确实有比赚钱更重要的事情

现实社会中,每个人都要面对承认与承担这两大社会学问题。比如说,就算几乎没有社会应酬的我本人,与旧交在一起,他们总会劝我“少管社会闲事儿,过好自己的日子”,这表面看起是关心,应当感谢,其实呢,他们还是对我不承认,就像鲁奇的祖父辈关系的亲戚们对鲁奇的蔑视。当然,我也不会承担对他们承认的责任,尽管可以一起喝酒也海侃不着边际的事情。

接触我的人都知道我非常达观,不计较个人恩怨。是的,但这不意味着我没有原则。比方说,我的一位至关重要的亲戚,他不止一次抱怨我“不正干,丢了银行工作”(否则,他的儿子乃至孙子会沾大光),我在最基本人情处帮助他处理了两个难题,再也不答应继续帮助——帮助他的一位社会关系人处理一个类似我曾成功处理的案例。尽管在他很市侩态度下,有些哀求,我也没答应。对比起来,我比族姑夫妇心硬多了,但我绝没有他们那样的压抑。如果不能认清承认与承担的逻辑关系,肯定会受到人性的侮辱。比如说,十多年前,我曾是一些小地方做得像点样子的商人聘任人选,但是,他们与我谈到我的政治经历,只要指为“前科”即“你再牛,也是坐过监狱的”,我就拒绝应聘。不是我讳避坐监狱的经历,而且在不少文章里坦率提到,根本问题是——要和我建立利益关系的人,如何看待这段个人经历。还有,我也不是没有遭到鲁奇那样的比普通社会关系人更严重的侮辱,但我承担了,因为我知道:一个穷人的成功,是对一万个没有成功的穷人的“伤害”。

有一个传说和我有些“小暧昧”的女人,看到国内一家名牌大学的出版社出了我书,她讥笑说人家那家大学不行了——我本质上不行,出本质上不行的人的书,那么,那家大学出版社还有救儿吗?其实呢,我也瞧不起那家大学,没有承认感,而是像上面提到的旧交喝酒那样,经过商业性的请求,才将书稿交给那家大学出版社。在结完第一笔稿费后,我再也没有去“讨过钱”。我也有证据证明,那家出版社一直在印我的那本书——十年后的今年,我太太还网购了三本,做我们家庭的交际礼品,应当说那家大学出版社到现在欠我几十万块钱了。没必要为几十万块钱交涉,我付不起那个精力,不赚钱的事情也很重要,其如写这篇这类的文章。简短截说,我得不到“小暧昧”的女人承认,我还有必要跟她“暧昧”下去吗?绝对没有必要。我也庆幸自己没有把“暧昧”发展下去,尽管这种“暧昧”能够被太太容忍。

结语:耐心读书,仍然是社会稀缺

这些本意是写给族姑夫妇的话,若是能够帮助他们,必然是他们要稍微读一下密尔的《论自由》以及大概知道维特根斯坦家族的故事。我估计难以做到。不过,我承认他们夫妇的今日成功。但,我并不需要他们为我直接承担什么,也没必要“崇拜”我。只要他们的孙子辈能够在他们富裕的基础上踏实读书,不是为考什么学校、拿什么学位的那种读书,就算对我最好的回报。

我们这一代人及儿子一辈绝大多数是赤裸裸的穷人,那种精神世界永远不会富有的赤贫者。即便是“小暧昧”也无从摆脱粗俗不堪,成为不了精神交流的“前戏”。当然,在一个如此赤贫的环境里,拥有维特根斯坦家族财富级别的精神财富也是十分危险,必有遭遇羞辱的危险。因为最现实的财富,干脆就是整柜子的现金才是“最有说服力”的东西——没钱白搭,读一万本书也白搭——这是绝大多数人的承认与承担的基本概念。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三日上午,为两本书与一个重要话题,专门写出来。备日后交给族姑夫妇,算个交流纪念吧!

   

  评论这张
 
阅读(318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