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被丢失”博文重发(1)   

2017-01-24 10:07: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那么“爱国” ——当衣冠侮辱了禽兽的时候  

2015-09-16 14:14:41|  分类: 默认分类|字号 订阅

   引言:驴屁之诡论

 有名家说,爱国是许多丑行的最后遮羞布。网上可以查得到这话是谁说的。我不那么激进,但本心上也不那么“爱国”。我偏重于爱社会,所以,帮助那些孤立无援且经过艰难人际关系见到我的人。许多人分不清国家与社会的关系,不自觉地把两者等同起来,我无意去“讲课”,你愿那样理解是你自己的事情。至于有人诡辩地说,“可以不爱党但必须爱国”,我不直接回应,只是事后评判——那连狗屁的级别都够不上,驴屁而已。

我是个爱狗的人,有小爱犬在身边。如果上面最后一句有嫌激愤了,那说明我太爱狗了。不好意思!

一、狗食下三滥们的人性反动

记得三位邻县的文化人,通过间接关系来这个小城市见我,我也见了,并畅谈数个小时,因为期望成为文友。可是呢,一个网络变故,彻底毁掉了那种期望。其中有一个看起来比较爱国,在薛蛮子被抓后大呼赞词,似乎薛蛮子这样的人罪有应得——在多数人看来,他是“中国种儿”,入了美国籍;入了美国籍不要紧,还在网上攻击当局。我看了那样的表态,决定断绝和他们的来往。

我在网上最后一句留言是:敲击键盘攻击薛蛮子,与在西安街头挥动钢丝锁打折日系车主的颅骨,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

如果有一个人因为开了日本品牌的车,就要挨砸,这是个多么可怕的事情?!这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它提供的教育有多么缺德?我不可能爱这样的国家。如果勉强爱,无异于在流氓、匪徒面前,我主动送去相当于自己“半个娘”的姐姐让他们当着我的面强奸。我做不上来。假定那个情况发生,我即便不是誓死血拼,也会对姐姐说:“我实在打不过他们,你就认命吧!”

这不是激起什么人的仇恨。因为我知道所谓的爱国情绪不过一帮狗食下三滥们肆意嚣张人性反动的狂欢,或者一种自吹自擂。有人说,他家孩子去了美国,我们家孩子没门儿。可能这样说对了一大部分,但去不了不是因为经济条件,而是因为我的“政治问题”。对于这种嚣张的伤害,我不可能激愤,因为第一我记事儿不记仇,第二国家教育对人的毒化已经深入骨髓,你能怪一个炫耀成性的人吗?

二、国家嚣张成为一些人的炫耀资本

有人或许说,你牵强附会表达心中不满。可以这样理解,但是,所有知道我太太与孩子极其艰苦处境的人,假定还有一丝做人的良知,他们也会理解我不“爱国”的基本人性原因。那是十多年前的事情,我是家里唯一挣钱的人,进去了,太太带着还上初中(亦未成年)的儿子与刚出生不久的女儿。最低的维持状态,是太太烫花挣点手工钱。按着中国现行法律我是犯了罪,就算我太太是同谋,我们俩都该枪毙。那么,请问你这个国家给过两个未成年的孩子一分钱的生活救济吗?请问你这个国家,我太太没犯罪吧,她和孩子接到你一分钱的救济了吗?

没有吧!没有就没有,这个国家也可以说“我没扣下国外接济你老婆的钱,就蛮不错了”。我也理解,这算个“交易”。可是如果仅仅因为我曾是政治犯,我的孩子就被剥夺了出境、出国的权利,我不知道这个国家还嚣张成什么样?

当然,我也不会求这个国家什么,具体到微观行政界面,我丝毫不“尿”它。在某个特定时期,有人代为传话,说我和太太可以挂靠什么单位“办个退休”,我对那人说了一句非常粗俗的话:“谁的大,你找谁去!我没闲空跟你扯淡,你也没资格跟我谈这类的问题。”

后来,那些人还有不死心,说你两口子办个低保吧!我说:“去你妈!当你们这些狗操的拿着我闺女拉屎有花瓣当故事讲时,你给过她们娘们儿孩子一分钱救济吗?!”结局当然很不愉快,有人还骂:“给你舔腚,舔出狗屎来了?!”

三、我就是从人性瞧不起这个国家

那个严重伤害我的细节是个事儿,不是仇。细讲来是我闺女不满周岁,她妈妈烫花,她给摘烫下来的小布片;小孩子都有往嘴里放东西的习惯,结果是小家伙的粪便里有了烫花花瓣。烫花花瓣有没有毒,我不知道,反正客观而言,孩子没有中毒。不过,我还是说,孩子没犯罪,她妈妈也没犯罪,还是国家的合法公民,还是正常社会成员,就算我罪该万死,你国家也不能看这娘儿仨的哈哈笑儿吧!

没必要翻出陈年旧账,来扯东道西,并且现在我的日子过得也不错。如果我在台湾,肯定十分爱国的,因为这边不给出的书,台湾给出了。这可能太实惠,但不实惠的是——我闺女一个不满周岁的孩子,拉屎拉出花瓣就成了我不“爱国”应该接受的成本——就算你枪口指到我脑门上,我也不会“爱国”。如果你们那些穷凶极恶的王八蛋一定以爱国为炫耀,那好了,你把我闺女拉出去轮奸了算了。

反正,你这王八蛋国家就这么没人性!这不是恶咒,你们已经做上来了。强奸是暴力,轮锁头也是暴力!凭什么仅仅人家开了个日系车,因为你爱国你反日,就得拿钢丝锁砸得人家颅骨骨折?!从人性讲,高叫爱国的人没有一个好玩意儿。没有国家纵容,那个看起来是个人犯罪行为的钢丝锁砸日系车主颅骨,绝对不可能发生。台湾蒋治时期,反美爱国激进社会行动没有一桩不是政府操纵的。

结语:今年八月份的黑客爱国

这篇短文不是翻腾陈谷子烂秕子,因为网络问题,或者说写这篇外人可能难以理喻的短文,源于网络黑客攻击。毫无疑问,进入八月下旬直到九月上旬,又是一些狗杂碎们“爱国”的好时机。于是,我这样的“国家敌人”就要遭遇可以列清单的提防、攻击,凡此等等。八月二十一日,一整天,电脑几乎没法工作,而且到现在访问自己的博客还要先有一个打不开而第二次点击的过程。不是为了取得什么证据,我还是对八月二十一日遭遇黑客攻击的屏幕反应给拍了照。

也许有人会说,那是反对你观点的黑客攻击你,跟国家没有关系。可以这样理解,但:第一,黑客攻击我这样的人显然受到了纵容,因为不用我报案,为我提供博客服务的网站本身就可以报警,但后者没报警;第二,这两天中美关于网络攻击问题又吵欢了,有中国的外交官员说“中国政府坚决反对并依法打击一切形式的网络黑客行为。”对于最后这句话,我不展开评论。只能说:我生活在一个衣冠侮辱了禽兽的国家。

阅读(3394)| 评论(2) | 编辑 |删除 |推送 |置顶
    
“被丢失”博文重发(1) - 綦彦臣 - 半个历史学家

“被丢失”博文重发(1) - 綦彦臣 - 半个历史学家

喜欢转载

宁静致远
hkk3765
lmj1000
梅英平
雏葵
jjeta2005
阿拉蕾美食坊
爱人爱己

关闭
玩LOFTER,免费冲印20张照片,人人有奖!     我要抢>

评论

“被丢失”博文重发(1) - 綦彦臣 - 半个历史学家
綦彦臣
 
“被丢失”博文重发(1) - 綦彦臣 - 半个历史学家
2015-12-05 06:54
任何一样东西,我爱与不爱,那是我选择的自由;也是应有的权利。
这世界上的东西;有用于我、有恩与我、仰或有情与我,我没有不爱的理由!这是常人的情理。

回复| 删除
“被丢失”博文重发(1) - 綦彦臣 - 半个历史学家
2015-10-05 09:40
“被丢失”博文重发(1) - 綦彦臣 - 半个历史学家“被丢失”博文重发(1) - 綦彦臣 - 半个历史学家
回复| 删除
  评论这张
 
阅读(77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