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被丢失"博文重发(4)   

2017-01-27 11:28: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常忆冷战「名言」有益处——加迪斯著作《遏制战略》的另类解读  

2014-07-28 10:32:17|  分类: 默认分类|字号 订阅

   在世界地缘政治学界掀起「冷战再起」理论预测的同时,一个非常尴尬的情形出现了:对于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来说,「冷战」的内容是什么只是一种类似幼年时代接受的某些训诫那样模糊的说法,究此历史现象的通俗化也从未开始。还有,在学问人那里,「冷战」即便不是完全贬义化的,也并没有出现褒义情形。

   两种不幸,两种荒谬。世界上的其他事情有何尝不是如此?

   在我看来,冷战作为一个政治现象、一段制度比较历史,它对人类的贡献是非常了不得的。比如,对峙双方并没有任何一方或双方同时发起互相毁灭的战争,在约翰·刘易斯·加迪斯(John Lewis Gaddis)的经典性总结里,这叫「长和平」,并有同名著作。比较起来,加迪斯《长和平:冷战史考察》(汉译本,潘亚玲译;潘译版本:上海世纪出版集团,二〇一一)不如此前的《遏制战略:战后美国国家安全政策评析》(汉译本,时殷弘、李庆四、樊吉社译;时李樊译版本:世界知识出版社,二〇〇五;以下引文页码即指该译本),这是因为后者提供了许多政治道德规制,并且至今仍然很有益处。这倒不是说前者没有参考意义,相反,假定做比较专业一些的政治现象、制度比较之研究,两本书对照起来则很有作用【本博有图片,可参考】。啰嗦一句的是,前几天我曾发微博说(大意如此):要能像样一点地研究中国现代政治,至少要有三个支点,其一曰晚清历史,其二曰苏联史,其三曰民国史。这里面,苏联史的很大一部分是冷战史内容,苏联既是冷战的一方主体其覆亡也是冷战结束的标志。

   关于冷战学术的大体描述作为一家之言,我非专业性地说了以上这些,现在,要说冷战的益处。我所谓的益处有两点,一个是超宏观历史观测之后的人类文明级别的东西,简单地说冷战带来的和平也是和平,尽管它不是积极意义上的;另一个是,冷战产生的政治伦理可做筛选,把它们名言化,能够为这个世界的未来政治领袖提供思想资源。在这篇短文里面,我要专门说「名言」这一项。

   仍是我的,当然也另类的,那样的选择标准,冷战时代名言有三句。第一句是,「一个自由社会不用暴政也能治理」。这句话被我名言化有些断章取义,是半句话,它的论述环境是遏制战略谋划者暨建议人乔治·凯南试图证明的理想社会状态,即作为美国冷战战略设计的人类文明示范意义。这半句话后面还有「人不破坏地球上的一个美好部分也能在上面栖息」(第三十五页),这将与前半句一起被冷战的胜利所证明。

遗憾的是,至今虽然冷战结束,但两者只被证明为可能,还没有在人类文明级别上实现。自由,在某些社会仍然稀缺,比如,消费什么样的宗教精神也要有topdog式的威权集团来批准,否则,就会受到各种各样的骚扰乃至于惩处。自由在冷战胜利一方并不稀缺,但是,自由世界(社会)对自由受到威胁的可能性还是高度警惕的。这从另一个侧面说明,自由仍然还没像空气那样可以免费获得,倒是有像空气被污染那样的危险。在地缘政治学方面,「冷战再起」的思考与预测反映了对此种危险的焦虑。还有,最通俗的思想表达形式电影也在提醒人们此种危险的存在,像《饥饿游戏》,像《雪国列车》,像《V字仇杀队》,等等。

   在「一个自由社会不用暴政也能治理」的凯南说法之后,冷战战略推行者约翰·福斯特·杜勒斯对独裁(暴政)的批判显得充满激情。在他出任艾森豪威尔政府的国务卿之前三年,写就了《是战争还是和平》一书(一九五〇),书中有云:「独裁制通常显出一种强大可畏的外观。从外面看他它们似乎坚固、光彩、不可抗拒。在里面,它们却腐朽透顶。它们如同刷白了的坟墓,外面确实好看,但里面满是尸骨和肮脏。」(第一百五十至第一百五十一页)这段话不好从中挑选出单句以做「名言」,根据个体观察感受,我认为改写它为「独裁乃是刷白的坟墓」比较容易记忆。从「坟墓」一词联想,我首先想到的不是对先人的祭祀,而是一个深重羞辱人性的标语,是为「宁添坟头,不添人头」,还有「上吊不解绳,喝药不夺瓶」。即便完全不说这样的细节历史记忆,仅仅看独裁政治的伦理逻辑,它也让任何一个人性未至彻底堕落的人从理性上接受不了。它张扬决策权威,比如鼓励多生,多生者是英雄母亲,但它从来不为决策失败承担道义责任,比如在多生之后的强烈计划。要知道,生命繁衍是不可逆过程且是乘数效应。

   每一个有着人类正常情感的人,都需要雅科夫列夫所说的「正常社会」。这种要求丝毫不过分,就像一个活人要求空气而不必付费。但是,一个「正常社会」对冷战结束二十多年之后的中国人,如此之远,就像一个刚刚拥有了电动自行车的人期望私人飞机那样。生活在不正常社会人们,或者接受这个社会的普遍诡辩,如「你看大家都」那样的语句表达;或者像雅科夫列夫那样去追求一种重建精神生活的可能,乃至于如《V型仇杀队》的面具人去勇敢地摧毁「坟墓」符号。做后面的选择不仅仅需要勇气,还需要「没有波动的智慧」。

「没有波动的智慧」是对与另一位伟大的冷战人物迪安·古德哈姆·艾奇逊有关的小人物一句话的提炼。时至今日,人们已经不在意艾奇逊的那位幕僚姓甚名谁,但作为小人物,他说:「面临黑暗和危险的不定前景的威胁,审慎和明智的做法是自信和安静地继续做一个人自己的事情。」(第一百二十八页)这是一句无需压缩或改写的「名言」,它也是我从加迪斯著作读出的共鸣性感受。这种感受是我要写本篇书评的最大冲动因素,其他的因素则是要证明上面说到的研究中国现代政治问题之三支点,其中第二个支点的「其中」是苏联作为冷战一方,它提供给诸如凯南、杜勒斯、艾奇逊(还有道德感强烈的小人物们,如艾奇逊不知名幕僚)的样本意义。

阅读(453)| 评论(0) | 编辑 |删除 |推送 |置顶
  评论这张
 
阅读(100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