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被丢失”博文重发【6】   

2017-02-19 11:06: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幸存之后的浅薄——世界政治学术呈现危险趋势  

2015-04-02 12:03:58|  分类: 默认分类|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我的照片书  |

 引言:非全面回顾

   应当说,二十世纪是人类政治学前所未有的进步时期。尽管一些响当当的著述出版于本世纪头二十年,但其主体资源在二十世纪无疑。比如说,弗朗西斯·福山的《政治秩序的起源——从前人类时代到法国大革命》。二十世纪后半期,非主流学术的勃兴更是为人类思想增添了大量的瑰宝,代表者如亚历山大·温特的国际政治理论之建构主义。

   非常个性化与形象化地说,如果我不用为生活考虑即不挣钱也能生活(假设有家族庞大遗产),我就自己躲在一边尽精力之可能,一本一本读福山、温特还有波兰尼等人的著作,甚至会出现一言不发而自得其乐的状况。当然,逻辑地看待,任何一个对经典文献有深刻阅读的人,不可能不做评论性发言。其如孔夫子虽自称述而不作,但还是有近乎喋喋的独立言论《论语》出现。波兰尼虽然是左翼,而我是右翼,但是,并非因为我与他的立场差异而否定他《巨变——当代政治与经济的起源》之伟大影响。还是个性化言之,他的这本书,我喜欢的程度超过了对同为右翼的亨廷顿关于文明冲突和秩序理论——能看到的著述。

一、伊斯兰教义里面的反抗精神

以上闲白之外,可悲情形出现了:在二十一世纪头二十年里,人类政治学出现了严重危机;危机的唯一也是具有威胁性的标志是,政治学的理论提炼与现实世界严重背离。可以说,这是歌德所说的素材与形式悖论之重现。还有,这个悖论可以在我的经济学著述之信息质量把握能力理论中得到解释。不过,并非谦虚,即便我的理论在二十一世纪未来八十年的某一时刻突然叫响,它与关乎人类命运的政治学相比,也是一毛之于九牛。

局限在政治学的话题内,可以看到法国《沙尔利周刊》事件以来,政治学偏离现实世界的典征越来越明显。比如,幸存者Luz认为极端主义分子早就背离信仰也不了解《古兰经》经文,这个观点几乎为汉语世界不加思考地接受并传播。事实上,那些极端主义分子恰恰是有对教义的深刻了解,并古典地去践行它,才在个体意识里完成了自我价值肯定,尽管事实为我们的理性所难以接受。

《古兰经》在很多部分上与基督教教义相一致,对于人个体与外部环境的关系,其反抗性是非常明确的。具体地说,《古兰经》的第四章第九十七节,把容忍恶势力与个人的苟且视为对真主意志的背叛。反抗得到认可,在此前第七十四节已有先验认可,「以后世生活出卖今世生活的人,教他们为主道而战吧!谁为主道而战,以致杀身成仁,或杀敌致果,我将赏赐谁重大的报酬。」这里的「后世」即非宗教语言里的「来世」;「出卖」等同于「奉献」;「我」即伊斯兰教里面的最伟大先知穆罕默德。

二、福山与穆勒哈姆出现舛缪

伊斯兰教义鼓励激烈反抗,批判容忍与苟且,而最低限的是逃离,比如迁徙住所以摆脱压迫。这样的最低限选择其实与基督教里面「脱离凶恶(deliver us from evil)」教义道理是一样的。反抗暴政以及压迫是基督教及其源泉犹太教的重大伦理,其教义(经文)可以印证者很多,与《古兰经》第四章第九十七节可对照的,之一是《旧约·耶利米书》第四十六章第十节前半部分,「那日是主万军之耶和华报仇的日子,要向仇敌报仇。刀剑必吞吃得饱,饮血饮足」。

做学术研究的人们可以对此类的经文暨教义提出文化批评,但是,经典教义支持着反抗者的精神是无疑的。对于《古兰经》第四章第九十七节的经文诠释,在相当于基督教家庭教会的一些伊斯兰信仰团体里是相当看重的,也有内部文本支持。其内部文本相当于基督教里面的牧师讲经材料或专门课程。这种实际状况说明了Luz的浅薄,也说明了传播者的草率。尽管就个体而言,我同情那些不幸者,更尊重那些幸存者,但是,在人类命运与其相关的学术态度上,却不能不严肃对待。

Luz只是艺术家,不太可能精研政治学理论,然而,即便关乎伊斯兰信仰的一些最新政治学描述也是舛缪百出,其代表性说法有两个:民主未能在伊斯兰国家实现国家现代化,尤其政治现代化,证明民主作为制度体系是失败的;匆忙的民主或者革命,在伊斯兰世界导致了君主政治本质的重复,因而也激发了极端主义。前一种说法,以我素来尊重的福山为代表;后一种说法,以我未曾读过其著作的希沙姆·穆勒哈姆为代表。

三、今后八十年的去国家化取向

福山的这一特定错误,尽管也是二十一世纪人类政治学浅薄化的一个表征,我还是愿意以「特定」来区分他如今的表述与过去的巨大成就。福山的浅薄之处在于一直把民主固定在国家形式上。如此,他就无法前瞻一个泛个体时代的到来,一个无需国家形式的最广泛民主的实现。我的这种描述与经典的无政府主义主张没有必然联系,而是说在网络技术空前进步的时代里,国家不再必然是人们要求民主的承担形式,国家也不再是个体生活的必然因素。换言之,二十一世纪后八十年,全球人类的价值取向即便不完全是,但自发的民主诉求必然产生个体生活的去国家化结果。由此,全球国家数目会空前增加,还有次国家形式也会也来越成为政治现实,其如伊拉克境内的库尔德区域。在那里,人们对库尔德区域的认同远高于名义上的国家,还有伊拉克国家也在主动弱化自己对那里的控制,从而形成一种若即若离的准民主也理性的关系。

有人会大概其地说伊拉克政治失败了,小布什在伊拉克用军事推进民主也失败了。即便认同这种事实,库尔德区域相对于国家形式的自由,其实也是人类政治进步的一大成果。类似的还有许多地区,所以,我曾经预测的二十一世纪全球会出现五百个国家之论,绝非不严谨的快意。

穆勒哈姆描述的基本事实只是歌德意义上的素材。在素材背后,是基于文化自信与宗教拔高的政治如萨达姆政治的失败,恰恰是他故意乃至做作地拒绝普世价值。这样,一方面堵死了社会演进之路,一方面为自己所反对的东西复活提供方便。如果一种革命或者政变在政治结果上是重复了自己的敌人,它不仅是一场悲剧还是可耻也可恨的,有人采取强烈措施来摧毁它,也绝不是罪不可恕。

结语:以否定指标看好统治

民主像任何市场元素一样,在一个地方出现肯定会有销售不畅的概率;民主作为一个远期目标,也需要时间。目前就以一种特定视角的理论来否定小布什推广的「伊拉克模式」,不仅是浅薄的,也是有涉利益集团背景的。在对待极端主义问题上,还是阿拉伯区域的本土人士一种观点比较贴切:好统治,胜过好武器。

好统治,固然有多种标准,但是从否定指标上来看,第一不能以文化不自觉为政治伦理,这种东西相当于中国俗语所说「拿着不是当理说」;第二不能以某种关联性失败来诉求一个固定形式的必然效用,反过来也不行,这种思维相当于中国俗语所说「犟死亲爹不戴孝帽子」。最后,好统治与制度体系的可改革性相联系。假定一个制度体系在各种层次与各个角度上都没有了可改革性,这种统治就该被推翻,以便为好统治出现做准备。同样,假定一个统治拒绝了制度重置的可能性,其制度的工具理性等于完全丧失,一场革命或政变就是它被别人立上的墓碑。

 

阅读(308)| 评论(3) | 编辑 |删除 |推送 |置顶

    

喜欢转载

 

一桩集体权益诉讼案的证言披露

 

小统治,大败坏——关于制度伦理的思考【六】

关闭

LOFTER,免费冲印20张照片,人人有奖!     我要抢>

评论

綦彦臣

 

 

2015-04-02 13:48

zizi228

百家争鸣也是一种进步。

回复删除

2015-04-03 07:32

 綦彦臣 回复 zizi228

谢谢。不过,没做文献索引,怕是难以读懂。有五十个人看,即了不得啦。

回复| 删除

2015-04-03 10:51

盛汉武 回复  綦彦臣

请恕在下才疏学浅,无法读懂,谢谢您!

回复| 删除

 

  评论这张
 
阅读(9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