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小信·小学·泛性道德【作者:綦彦臣】   

2017-05-27 11:33: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太福音》有记载,主耶稣三次用复数指责门徒,说:“你们这些小信的人哪!”(6:308:2616:8)。一次用单数,专指彼得,说:“你这小信的人哪!”(14:31)。稍有英语学习基础的人都知道:英语里的第二人称,单数和复数是一样的。在汉英对照版本的《圣经》里,上面的四句话是一样的,“O you of little faith”。

   这里没有炫耀我自己懂英语的意思,也不是让了解我的人联想我曾翻译过金融专业文章以及探险书目。而是说,在英语语境下,想象主耶稣说这句话的时候,除了他训诫的严肃外,还能“看得到”:一位博学多识的宗教领袖,他丰富的面部表情,他睿智的目光,乃至身段语言。于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子”出现了。

      《圣经》不是刻板的信仰读本,它启发了许多杰出人士的想象力。西方绘画史上多有以《圣经》为素材的,其如《保罗皈依》创作出来至今已有四百年的历史。

小信·小学·泛性道德【作者:綦彦臣】 - 綦彦臣 - 半个历史学家

     回到小信问题上,质而论之,小信至少不是罪恶。更多的平信徒是把信上帝、听福音视为改善自己精神生活质量的一个途径。这种功用跟一个驾车疲劳的人听几首歌没有区别,也没有可指责的地方。还有,主耶稣感叹“O you of little faith”(最原文是希伯来语)时,对象是他的门徒,那些杰出的传道人。其中的彼得,被指责后变坚强了,以至于被喻为教会的磐石。

      在另一方面,小信的基础是小学。什么是小学?《新约·歌罗西书》有明确交代,就是那些徒让人有智慧之名的条规(西,2:20-23)。

      小学不只是条规种种,更危险的是:它是反智主义的典型文本,在中国所有教会中,不管家庭还是三自,都深刻存在。比如说,遇到解释不清的《圣经》内容,就说“不能按人的意思理解”。

      如果神的旨意不能被人所理解,那么,整个信仰系统还有什么用?

     “不能按人的意思理解”说明我一直批评的“有信仰而无神学”事实之存在。在人的方面,就是知识懒惰,或者视俗世知识为负担。这非常可怕!

事实上,理解《圣经》必须有大量俗世知识为依托。不过,在这里还是说:限于小信(不想做磐石),无可指责,也就没必要靠俗世知识来维护信仰,做到“简简单单的信”足够了。在另一端,希望自己成为磐石(未必是领导教会)即在信仰上走到“大信”,就要摒弃“不能按人的意思理解”之荒谬说法。

最能说明问题的是,《圣经》关于信徒的性道德。毫无疑问,新约时代里信者范围在地理上极度扩大,外邦人的生活习惯对教会有很大影响。比如说,哥林多(希腊城邦之一)是繁华都市、贸易大港,在那里吃喝宴饮乃至听歌嫖妓是非常方便的。在一般道德条规外,存在这样一个问题:一个男性信者若沉迷于宴嫖,必然浪费大量钱财,从而减少了对教会的奉献,家庭也会因匮乏而蒙羞;一个女性信者若暗中从业,必然有疾病风险,以致成为教会的经济负担,尤其有可能在教会信众之间传播性病,造成受害信徒家庭的经济负担。

简单地说,性问题首先不是一个泛泛而论的道德问题。

这在旧约时代里,表现得非常明显。罗得两个女儿与父亲发生性关系(创,19:31-38),以性道德来论,不是非常无耻的吗?但是,那是为了希伯来人一个支系的人口繁殖。如果说罗得与女儿生的后代不蒙上帝祝福,那么,亚伯兰的后裔作为蒙福一系,他们的出身也是“不干净”的。撒莱是亚伯兰同父异母的妹妹,并且在危难时候,这对夫妻就以兄妹相称(创,12:13)。

按着泛性道德来论,女儿与父亲发生两性关系是乱伦,哥哥娶了同父异母的妹妹当然是乱伦。不过,这类的事情要放到希伯来真实历史中去看,或者说在所有古老民族,这些乱伦行为都发生过;而发生这类事情,最初与我们今天的道德信条没有关系,唯一目的是为了种族的人口繁殖。在上古时代,人是最直接的生产力与战争资源。没有一定规模的人口,部落就会灭亡,不是被别的部落消灭,就是自己产出食物不足而致“饿完”。

在旧约时代,蒙受上帝祝福的亚伯兰一支希伯来人,不止一次地得到关于人口的预言,比如上帝许诺:“我也要使你的后裔如同地上的尘沙那样多,人若能数算地上的尘沙,才能数算你的后裔”(创,13:16)。不但如尘沙之多,还要如天空的星星(创,15:5),是另一种比喻。

在中国远古,祝愿人口繁多的理念在经典文献里也有记载。《诗经·国风·周南》有<螽斯>一首。螽斯,就是蝗虫。诗的核心含义是愿被祝福者的子孙像蝗虫那样多。在那时的语境里,蝗虫不是贬义的,而因先民时代的农业社会经常见到种群规模庞大的蝗虫,就取表象说实质了。还有,《国风·唐风》里面的<椒聊>一首,以花椒的籽粒之多来赞美男性生殖能力,来歌颂贵族曲沃桓叔的子孙繁多。简单地说,中国《诗经·国风》里面渴望人口繁多的理念,与希伯来《圣经·创世纪》里面渴望人口繁多的理念是一样的。

为了人口繁多,就要防止生育能力被破坏。而不当的性行为(妇女经期性交,男人在婚姻之外染上性病)都会破坏生育能力,渐渐地,性就有了道德规范。至于不当性行为带来的财产分割(纠纷),也是破坏种族和谐的负面因素,于是,诫命里也就加进了这样的暗含考虑。

主耶稣在人子层面是伟大的宗教改革家,是了不起的智者,他对违反性道德的行为持相对宽容的态度。比如,他不惜以不执行摩西律法来保住一个正行淫被拿住女子的命。而且,那句拯救的话还成为基督教里面的经典警句——你们中间谁是没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约,8:7)。

作为人子与宗教改革家的耶稣,当然没能预料到他身后的教会会遇到希腊城邦范围内性问题困扰。而在希腊城邦,还有一个很强的传统,就是“宗教卖淫”:一个虔信希腊诸神的女子,如果拿不起交给神庙的奉献(金钱),可以把身体交给神庙神职人员一段时间,顶抵应交金钱。这种习惯对哥林多教会有影响,就是说:有皈依的希腊女子希望按着她们本族的习惯,来向主后时代的教会作奉献,现实地考虑,一些教牧人员也接受了。但是,那时没有性病检测手段,教牧人员被染上性病的概率非常大。名誉损失只是很小的一方面,关键是教牧人员的健康受到侵害,布道的时间与质量都没法保证了。

在当今的现实里,性病对健康的威胁仍然不亚于哥林多情形,至于个体的社会一般成员乃至于平信徒,他(她)的性道德状况如何,完全是个人隐私。可以明确地说(我个人观点):只要一个人违反一般性道德的行为没有形成配偶间的矛盾,没有导致不可接受的家庭财产分割,没有导致严重损害健康的性病,就不必指责。

也许有人会说这是诡辩,因为这“三个没有”没人能做得到。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一个以他(她)人性道德问题为攻击口实的人,一定不是一般社会好人,更谈不上是好的基督徒。所以,我个人在追求大信之路上,从来没以性道德问题攻击任何人。在夫妻生活细节上,从来没翻看太太的短息(微信)内容、通话记录,更没有追问“谁给你打电话了”。

当然,我自诩追求大信,一没有做教会领袖的意思,愿意在任何时候都做平信徒;二没有鼓励世人性放纵的意思,自己也时常警惕引诱因素——毕竟是个世“名人”,受到许多女性的赞赏。在我脑子里,主耶稣那句“O you of little faith”时常响起,我也能“幻觉”般地看到主在我身边出现——从纯俗世知识来论,这种“幻觉”应该是我无数次浏览西方《圣经》题材画作的结果。作为人子的主,他说“你们中间谁是没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之警句,也是我的生活原则之一。如此,许多人(不信主者)指责我过于宽容——比如,一个球友说有人说你坏话了,我首先告诉传话的这个人:“千万不要告诉我是谁说的。那样,你将形成严重的良心负担”。

  评论这张
 
阅读(23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