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羽毛球与“保罗相对论”【作者:綦彦臣】   

2017-06-24 21:0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二十多天没进球馆,今天(624日)傍晚,想练练。到了球馆,一开球筒,还两个。当然,顺手在球馆赊一筒很方便。我准备活动开,明天再买球。

跟一个年青球友对练,他用了一个旧球,把我拿的新球在打了几拍后,拨到场地边上。这是礼貌的举动,也是球友间节省用球的默契。打了一会儿,一个在场外观看的女童过来,捡走了刚才那只新球。

我的对练球友喊了孩子一声“撂下”,我看孩子一愣。估计她认为这是打废了的球。我对孩子说:“没关系的。小姑娘,你拿走那只球吧!

由于我还在场上击球,没仔细看孩子的反应。这时,场边有一位年青女子(估计是小女孩的妈妈)呵斥孩子,要她放下那只球。孩子不情愿地把球送回来,丢在塑胶地面上。

孩子的妈妈表情很不自然,孩子也很尴尬。我对那年青女子说:“别喊(方言,呵斥的意思)孩子啦!那球打废了,让她拿着玩吧。”年青女子没反驳我的意见,小姑娘再次拿起那只羽毛球,悄悄走了。远谈不上高兴,但她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

白话这么一个细节,无意于说我自己多高尚。我是坚决反对呵斥孩子的。由于这个原则,还与一位亲戚发生了不快。陈年旧账了——她家孩子愿意来我家玩,我家对孩子绝对“放养”,于是,她的孩子来我家时间多了(有时还住上几天),她认为有“学坏了”的危险。后来,那孩子得了大病,他妈妈对病中的他许愿,说:病好了,愿意到我家玩多长时间的电脑,就玩多长时间。

听了太太探视孩子回来的描述,我把自己关在书房,哭了。以近姻亲关系的身份,我只能建议对方善待孩子,但绝对没权力给人家规定一个什么模式。而绝大多数家庭的模式是管得严严的,以便孩子好好学习,考上好大学,而后找份好工作。如其不然,不但呵斥不断,而且还会给孩子发些手机图片,对比搬砖建楼的农民工与在洁净实验室的科研人员之差别。如此之类者,无以胪列。

我作为学问家也对抗不了社会绝大多数的行为,坚持至今的对孩子“放养”罢了。在较为私人的谈话场合,我给一些质疑我的家庭治理模式的好友讲过“两个比例”:第一,对于中国十三亿多人来说,我是“不正常的”,我这样的人作为分子,十三亿多作分母,比例极小,小到没有计量意义;第二,在全世界九十亿人(大概数,不准确)里面,我又是“正常的”,即是说十三亿多中国人比之于全世界的人不仅比例较小,更不正常。

在全世界,中国人有多不正常,看看美国刚发生的韩裔美籍流浪汉遭遇一群中国年轻人暴揍,而后又有大哥级人物来出气引发命案,就完全明白了。流浪汉用随身水果刀捅死了中国籍“青年大哥”,引发了激烈的网络辩论。我持不参与态度,但是,那些留学到美国去的中国孩子不管是科班程序去的,还是自家出路而为了“烧钱”才出去,都说明他们经历了残酷的冷暴力,也不免实际暴力。比如,家长恶言相骂,“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考得成绩这么差”;再比如,仅仅是因为想表现创造欲,让壮实的男老师给了一路耳光子,等等。这些孩子经过冷暴力与实际暴力,人格就出了问题。他们要转移所受的伤害,就像一个饱受婆母羞辱的媳妇,终于在某年月日变成了婆婆,她也要以羞辱新进门的儿媳为能事。在政治学上看问题,可以引用李光耀的观点,尽管我对李光耀总体持批评态度。

李光耀说:暴力就同做爱一样,一旦开始了,以后再做就容易了、习惯了。大意如此。之于我本人,虽无悲观态度,但是,我也不认为自己有能力改变所接触的人拿暴力当做爱的习惯,尽管那些人自以为自己很正常。我说的暴力,以冷暴力即语言伤害为主,比如呵斥孩子。此类恶劣习惯具有传染性,在女人身上的,会从娘家带到婆家去。我无意藐视妇女,但这个传播途径是不容忽视的。

我继续在中国“不正常”地生活,也看到了一个正常社会生成的希望。在信仰层面,我也会引用“保罗相对论”来为自己辩护——他说:“by which the world has been crucified to me, and I to the world.”(GALATIANS6:14部分)。而进一步地说,在大历史逻辑处,“保罗相对论”是爱因斯坦相对论的启迪因素,尽管到我写这篇短文之前,还没有人使用“保罗相对论”这个概念。

换言之,中国为什么不会出现“爱因斯坦级别”的科学家,是因为在文化基因上就没有“保罗相对论”。拘泥于传统或者为了稳固权力而生拉硬拽传统,结果是“绝对暴力”——遍及社会各个角落的呵斥——如果不以斥责与质问的方式与人交流,一个中国人几乎难以成为“中国人”。

  评论这张
 
阅读(5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