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对杨晓飞猜测写材料人有“鼓动”意图的简单回应【作者:綦彦臣】   

2017-06-04 15:15: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是法律专业人士,甚至连“河北省人民检察院”都写成了“省高级人民检察院”。其实呢,检察系统只有“最高”,没有“高级”与“中级”。不过,我对法理学是有研究的,比如,发表过论文《基于立法理性的制度消费》(4.19,2017)。这篇文章国内看不到,具体原因,可用“你懂得”来解嘲。      
         多说的是,我也无意侵犯法律从业人员、司法官员的“领地”,只是因为我成为经济学家的基本功底是制度经济学研究,而制度经济学与法学的关系很深,其如国外有《法与经济学》高端学术杂志。(好像是科斯主编的,大约在1998年,我读过一期。全英文,没有汉译版)。太学问的话打住,但相信国外汉语阅读人士看了《基于立法理性的制度消费》一文,至少会认为我“多少懂点法理学”。 
        在现实中,我之所以帮助余俊祥彭艳苓夫妇,是因为他们在余母赵素芬老太太带领下,登门求我。我没有鼓动他们上访的意思,尽管我不怕任何政治威胁。今早七点多钟,老太太赵素芬给我来电话,问她是否可以去北京喊冤。我说:等等,看看沧州人大的结果。 若是纯心鼓动,那么,我就说:俊祥跑着沧州,你跑着北京,力度才大。至于帮助余彭夫妇的另一层原因,或曰在本来停止维权事务而专心学术的声明之后,还接待了他们,是:我曾代理余连洲赵素芬夫妇诉沧州市政府的行政案件,在河北省高院二审后,余连洲赵素芬胜诉。这样,他们一家有些“神化”我的意思。其实,后来我代理他们的一起民事案,败诉了。      
       以上这些自我评论,是对余俊祥提供的录音文件中杨晓飞(音,女)检察官说写材料的人“鼓动”余俊祥上访——做个回应吧。至于检察官先入为主,判断未谋面人士的动机,我不想做过多评价。但有一点值得注意:司法从业人员的高度政治敏感,大大降低了职业水准。
       虽然在与杨晓飞截然不同政治观点的人群里,对我多有“神化”,但我在作为学问家之外,也是有基本生活元素的俗人。比如说,岳父在沧州住院,太太去伺候,我得在写作的同时惦记着岳母,跟女儿买了她姥姥爱吃的红豆粥,送过去。再比如说,明天(周一,6.5),岳父做手术,我得跟太太一起赶到沧州。老人家孩子比较多,完全用不着我在医院伺候,但太太说老人家愿意见到我。我理解,一个有巨大危险的老人,他(她)确实需要心理安慰。
       那些社会上求告无门的人找到我(有时会七扭八拐托人),其实并不是看我多懂法律,更多的是通过咨询,获得心理安慰。在这层意义上讲,我仍然属于“穷人阶级”,尽管我是很有名气的学问人。
       我没“鼓动”余俊祥的意思,也没鼓动过他的父母上访、闹访什么的。不过,我可以明确也愿负法律责任地说:我是站在杨晓飞们受益与服务的那个体制对面的人,我和他们不是一个“阶级”。因此,在这个逻辑之下,我也能针对个人而原谅杨晓飞的恶意猜测。
       最后,拍一张书房照片——最高的一个角,那里放的都是我帮助过人们的存档材料。这些对我来说,是有益的实证资料。但完全放在世俗,就是律师们接受这些案件或提供咨询,至少能收入几万元吧?我呢,一般是一分不要,多了要个一二百块钱的打印费用——我书房的打印机墨盒比较贵。
对杨晓飞猜测写材料人有“鼓动”意图的简单回应【作者:綦彦臣】 - 綦彦臣 - 半个历史学家
  评论这张
 
阅读(10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