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从“知识难民”到服药加分【作者:綦彦臣】   

2017-07-14 09:31: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年的夏季,都是中国人粗俗暴露最鲜明的季节,尤其六七月份。请不要误解,我说的不是穿著方面的,其如男士袒胸露背并趿拉板者。我说的是考试,高考、中考。

   先不说主题,插一段“知识难”民的话题。当然,“知识难民”一词是我自创的,它是最近一篇论文里的概念。不多说。

   知识难民,比较具体地指那些小小年纪去了美国(西方)的孩子。那些孩子的父母颇有资财自不必说,但是,他们已经在以顺服、听话为美德的社会里打下思维底子,不可能一下子转变为以自由、创造性为意志导向。所以,来自国外的报道说:他们很难融入留学社会,尽管他们成绩都在中上等。

   与一个置身其中的非母国社会相隔离,绝似难民。因为有些知识,是知识难民无疑。

   知识难民的形成有一些进步因素,即是说:孩子们的父母知道中国教育“这套不行”,越早把孩子送出去越好。可惜的是,这是一个伪命题。因为孩子们最基础的教育包括家庭教育,是在粗俗环境里形成的,根子是坏的,早出去与晚出去的区别不大。除非,第一,孩子有非常杰出的个性,实现自我疗伤式的价值更新;第二,父母(至少有一个)非常开明且有知识价值在身,来帮助孩子消除坏根子的损害。

   知识难民呈现出扩大化情形。据耶鲁大学终身教授、经济学家陈志武的说法,现在美国名校的金融学教授都不太愿意接收来自中国的博士研究生,因为以往的毕业生学习成绩非常不错,但是竞聘教职又很不理想。这影响了导师的声誉。简单地说,不少的中国学生尽管在美国拿到学位也有尚可以的收入,他们还是“低人一等”的。

   陈志武的文章在去年四月份首发,在今年六月份又被重发。重发行为有影射年度高考与中考的意思。

   我在论文里使用了陈志武的文章(作为参考文献之一),但我更注重他讲的亲身感受。他说:据自己三十年在美生活经历,美国人没有夸别人家孩子顺服、听话的,因为这意味着孩子没有个性,算是贬评。但是,在中国社会现实中,那些高考、中考成绩很好的学生几乎百分之百是顺服、听话的“好孩子”,有的甚至因为高频率地向老师打小报告,“举报”那些不听话的孩子而受到老师的偏爱。

   尽管高考与中考中的加分项目不含“举报”,但是,加分项目是家长死拼的领域无疑。昨天(713日),网易转刊了一篇文章,说:为了中考加分,有的家长不计较后果,让孩子服用兴奋剂,以便拿到好的体育加分成绩。还有,贿赂也是手段之一。可以想见,一个本来平常不锻炼的孩子在加分项目上,拿到三十分乃至四十几分,是何等得令人难以置信。比较起来,买分还不算坏,但服用兴奋剂却是粗俗过了头。为了成绩,为了前途,实质上就是为了家长的一个“好看”。

   “好看”在考试成绩上,而后,很少有人关心好成绩的孩子大学毕业的就业状况,就别说他们的精神生活质量。绝大多数,在国内做了“知识难民”是毫无疑问的!大学的教材质量差得出奇,教师的能力差得出奇,校方的责任心差得出奇。这样的体系能培养出批量的高质量学生吗?

   二十一世纪,有教养的家庭如何抗拒粗俗已经是家庭生活质量的大问题。面对粗俗,要具备最基本的抵抗能力。以个案言之,前几天,听到一个近姻亲关系报喜,说自家孩子的中考成绩可以上一个直辖市的三所最有名高中的任何一个。一个小女孩,体育加分达到三十分。我无意说人家就是服用兴奋剂或花钱买分的结果,但以那孩子从小就病怏怏的体质,不可能拿到如此的体育分数。还有,那个孩子被花钱补课的日程粘得牢牢的,几乎没有锻炼时间,就不用说锻炼体育考试项目了。在大家庭群里,我(借着太太的微信号)提了一些委婉意见并主张“放养”孩子,很快被对方指责为“为了一己之私破坏家庭团结”。

这批判定性够粗俗的吧?“文革”风格浓郁!

太太当然不快,退群,以示抗议。尽管对方来电话询问原因,但是,太太还是坚拒重入,尽管没影响到根本性的大家庭关系。虽然有此“风波”,但是,孩子们的暑假期间,我们夫妇不必勉强应付那位粗俗的亲戚,也算一件幸事了!

其实,从这次“风波”中,我悟出一个重要道理——要接受别人的不变,要调整自己原来的“人变,我变,世界变”的观点。原来,我以为那位亲戚把不到一百块钱的东西说成一千多(买的)仅仅是炫富行为,或者是可原谅的“汝尔丹”。但是,抛开个人成见,应当知道:我们这个环境(社会性的行为习惯)是粗俗的,不愿意沦入粗俗,就要具备基本的抗拒能力。因着这样的原因,我已经不在任何一个外部微信群,只有一个自己一家四口的家庭群;因着这样的原因,我已经回到“只有一个好友(张伟国)”的状态——他转发的文章都非常不错,我在上指的论文中,引用了一篇做参考文献。


 

  评论这张
 
阅读(7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