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碰书”的乐趣【作者:綦彦臣】   

2017-07-27 13:55: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快就七周年了——我写的博文《闲静之时修旧书》(http://sihoen.blog.163.com/blog/static/12962192720107781517874/),也精选进在台湾秀威(showwe)出版的文集《我从来就不喜欢鲁迅》。博文里提到两本较薄的旧书,那是在一个极特殊的环境里,用方便面和火腿肠换来的。那东西虽然不能称为文物级别,但对当下电子阅读之日新月异,也算骨灰级的了。

  还有两小本更薄、更骨灰的小书,我也给加了封皮(并合订,称之为“二秦之文”)。两本小书,准确地说,是中华书局一九七四年出版的活页文选,章太炎先生的《秦政记》与《秦献记》。后来,我把自加封皮拆下来,用长尾夹加好,准备不忙了加上一个扉页,再加牛皮纸封皮。不过,将小书放在从孔夫子旧书网淘来的一类中,就“忘死了”。

  本月中旬,忽然用到《秦献记》,怎么也找不到。当然,还不至于把两墙面的三个书架(橱)重新折腾一遍。变个法儿,网购。淘来一本,也是二秦之文合订本,但是,没有重新出版的日期,在文献使用上就没有意义了。接着,买章太炎全集里有二秦之文的那一册,有重新出版日期,还算不错。两次购买,花了一百块钱来的。一百块钱用到过日子,作用不小,但是,对于嗜书之人来说,还是小零头儿。有了买来两种,可以用了,而心里惦记着在特殊环境弄到的骨灰级“宝贝”,那样的情绪时而有之。

“碰书”的乐趣【作者:綦彦臣】 - 綦彦臣 - 半个历史学家

 

写作忙过一阵子,又有找新文献的事情,在我自己的工作习惯里,这叫“碰书”——知道书名,但未必记住放在书架的哪个格子,或跟什么类别的书在一起。今天,找列宁的小薄书《社会主义和宗教》(中央编译版,一九九九),就是找不到。本月中旬时,我在太太屋里蹭空调,支了个小沙发床,躺那上面看过。于是,让她把床抬开,看看是否掉缝里。

结果没有。我还在书房“碰”,出乎意料,“碰”出二秦之文。“碰”出来了,也想起拆皮而放的打算。唉!“恋旧”真是个大问题——我印象中,二秦之文有我亲手做的封皮,就像所有淘到的旧书我都给加皮一样。加皮,形成一个固定的旧印象;所“恋”之旧在于此,在于那里面有自己的精心劳动。

兴奋!放下手头所有事情,做扉页、重加封皮。在准备工具(针线、剪子、钢尺、双面胶带、熨斗)的时候,突然看见夹在两本大部头经济学著作中间的列宁小薄书。又一喜悦——本来,不想费劲找了,网购一本(六块,加上运费才十一),再者,它不是骨灰级的,尽管使用者比较少。连同二秦之文三个版本,一块拍个有日期的图片吧!

做骨灰级的二秦之文扉页与牛皮纸外封,比原来的活儿都仔细。做好了,用文集陪衬,用手机拍个没日期的图片。也是一乐。与前面的有日期图片一起,存为私家档案;写篇博文,做个纪念。最后补充一句:我的修书工具里,包括一把手电钻,用于较厚的书在书脊里侧打孔。

“碰书”的乐趣【作者:綦彦臣】 - 綦彦臣 - 半个历史学家

 

 

 

  评论这张
 
阅读(37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