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个历史学家

通过信仰创造自身,而不仅仅是为了改变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作家,战略学家,实证政治学开创人。已出版著作十余种,如《中国人的历史误读》(2005,北京)、《真实的交易》(2010,北京)、《绝育》(2013,台北)。另有自印集《软背景: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中美博弈》(系2016年公开发表的十篇战略学论文汇集)。

网易考拉推荐

幸运问题,或者“麻将养点儿”【作者: 綦彦臣】   

2017-07-06 22:23: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幸运,是个复杂而庸俗的东西,复杂到让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人士安格斯·迪顿去研究它;庸俗呢,街头卦摊主人连《易经》古文都读不懂,就敢给人指点人生。那些希望得到指点的人,无一不是渴求幸运的人。

我深刻思考幸运问题,也是从读安格斯·迪顿的书开始的。

迪顿的家族经历多少可以让我联想自己。他父亲因为肺结核,没在战争中打下去,退役休养了,这样他才有出生的概率。他父亲努力让他上学,他凭借自己的勤奋与聪明,走上学问之路。

我呢,家庭成分由没落地主而减等为上中农,后来考学时,这项已经没意义。这要多亏我爷爷死得早。我没见过爷爷成了人生一大幸运因素,否则,将在村里受到严重歧视。当然,最重要的是父母不认字,无法也从来不督责功课,所以,我不但顺利通过万人挤独木桥式的高考,而且,比所有教过我的老师读得书都多。上高中时,我曾给一位语文老师纠错,说她讲得古文驴唇不对马嘴。

更大的幸运是没能上本科四年,上了两年中专。按当时的分数,上个普通本科(河北师院,我希望当老师)没问题,可是身高、体重都不够,最后按服从分配上了沧州财贸。就是这样,还是在亲戚帮助下才上完的。那时,没有学费,还有助学金,但是,我不停地买书成了一大支出。

最初计划上师院时,父亲很忧虑,怕四年供不下来。我说:要么,我不上大学了,在家种菜,卖了菜,买书看。虽然不乏天真幼稚,但确实只有一个目标——不上大学可以,但必须看到书。在交河上高中时,县城书店的售货员都担心,说这孩子要是考不上非疯了不行。当我中专毕业上了班,悠闲去买书时,有个老头还怯生生地问:“你考上了吗?”

两年中专下来,早早挣钱了,自立了,算是人生中一大的幸运啦!

再后来,学会了打麻将。慢慢听一些“老麻将”说打麻将急不得,三分艺儿、七分点儿,而且这点儿是“养出来的”。

“麻将养点儿”在经济学上,其实就是追寻幸运。若是不养呢,那么,摔牌、骂街破坏了情绪,一定是不幸运的结局。已经有多年不打麻将了,但回想起来,摔牌、骂街的人赢的概率很小。

人生如果可以比喻为一场麻将的话,那么,健康就是幸运,“赢钱”是其次。

迪顿是英国出生的美国经济学家,他不会打麻将,但在他赢得世界声誉的著作《逃离不平等——健康、财富及不平等的起源》,他说“除了钱,还有健康”,也即推导出“健康不平等”的理论。幸运的是,我在详细了解他的理论乃至知道有他这位经济学家之前,开始追求健康——把打麻将的时间像投资转移一样,放到打羽毛球上面来。

生活在一个四线小城市也很幸运,其一网络发达了,至少不用坐火车去北京买书,改成网上订购,二十小四小时一般能到;其二羽毛球正在被更多的人所喜爱,第二家球馆出现了——选择的自由有了。最后,小城市生活成本低,尤其在工作方面的时间成本低。上班是零距离,从单人床上起来,就能坐到电脑椅上,在工作台上看资料或者写作。

在更多的情况下,幸运是理性选择的结果,好比“麻将养点儿”。等点儿“养好”了,甚至由不得你不接受幸运。

  评论这张
 
阅读(6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